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埼杰]黑夜之国 片段3



 

5

 

老大开始走到哪儿都把他带在身边。

 

杰诺斯觉得黑道大哥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威风,和电视剧里那些总裁也没有什么区别,每天除了开会就是开会。就是穿得有点儿可怕就是了。

 

而且开会的时间地点非常随性。最夸张的一次,杰诺斯守在门口,光头组和吹雪组在某海鲜大酒店七楼男厕所开了一次会谈合作兼分场子。

这地点还是吹雪组提议的,天晓得她们那么多女生怎么乐意踏进男厕所。杰诺斯亲耳听到一个菇凉一边进一边轻声说哎呀被玷污了玷污了,脸上却有迷之笑容。

他们整一层楼都封了,但杰诺斯还是把一个从楼上下来上厕所的厨师在楼梯口就拦截了赶上楼去。

 

 

 

 

 

他们每一周有例行的碰头会议,一般在工作日,但时间不固定。

光头组的成员对杰诺斯似乎置若罔闻,好像他是他们在广场开会时(真的在那儿开过)一个出现在视线里的小喷泉。

 

King倒是特别喜欢休息的时候过来找守在一边的他说说话,聊聊天气和房价,说说今天的盒饭是哪家店打包的,水果特别多之类的。

 

 

 

 

 

6

 

他们有一天在雪地里头开会,二十几个壮汉个个穿着黑衣,在街心公园站成两排。雪淹没了脚踝,他们黑色的皮鞋成为雪地里突兀和惹眼的一个个石碑。黑道碑林。

 

公园一角一群小孩在堆雪人。

杰诺斯在一旁走神。

 

小时候博士执意不让他错过任何小孩子应该有的快乐童年。虽然经济条件并不好,他们出去玩的次数一点都不少。有一天下雪,博士带他到家附近的公园堆雪人。

 

那个雪是干雪,根本堆不起来,雪像玉米粒一样是一颗一颗的,聚在一起马上会散掉。

小小的杰诺斯心里根本不在乎雪人。可他想,如果这雪人堆不起来,如果博士感到我并没有很快乐,他该多么伤心啊。

 

他就拼命做出很开心的样子,把拢不起来的沙子拢了又拢,和博士一起滚出了一个很小很扁的大球,再往上面放了一个很丑的小球,挖出眼睛鼻子。

 

杰诺斯知道对不起博士,可他当时真的在想。快点结束吧。快点堆好吧。求求你了。快点。

他面上一直在笑,却似乎都没有正眼看过那个雪人。他和博士快快拍了一张照,然后两个人手牵手一起走了。

 

 

 

 

 

他看着堆雪人的孩子,眼泪忽然控制不住得留下,一滴接一滴,连成一线。

他想请再让我和博士堆一次雪人吧。哪怕是那样一次根本不愉快的,仿佛在表演似的堆雪人,我都愿意。

只要能呆在博士的身边。

 

 

 

 

 

他发现前面的碑林忽然寂静无声。他定过神来,一转头,所有人都在看他,包括老大。雪日暖阳里光头的老大。

老大说,怎么了。

杰诺斯说,我经常这样,不用介意的。就像感冒打喷嚏一样。你们当我在打喷嚏就好了。

老大说,这怎么可能一样呢。

 

老大对前面两排人突然喊了声:立正。

组员起先一脸懵逼,不知道为什么画风突变要军训。可可能是听老大发布施令听惯了,竟也一个个转过身去。

老大说,继续汇报。

 

杰诺斯就看着像宣纸上一个个墨迹的一道道黑色背影,一个接一个开始介绍自己地盘的状况。一个光头的人在大家后头听。

 

他站在那人身后,迎着风落泪,无声无息。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