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盖桥]彩虹


 

1

 

正赶上刮大风,北京那几天就没霾。天蓝得很假,有点骇人。这种颜色程剑桥可能会比较喜欢。周延记着程剑桥外婆家里头有很多画具,客厅墙上挂了幅风景画,卫生间门口还有两个巴掌大小的画框,里头各有一个绿色的剪影,是当年程剑桥在上小学的时候拿铜版纸剪的。他外婆找了人给他裱起来。

周延还记得他当时讽刺程剑桥说你个大艺术家是不是在家拿鞋子在墙上蹭个泥印他们都不敢擦,还当你是创作?

程剑桥就吐吐舌头。盖哥你别笑话我了。他说。

程剑桥拿起房间里一个扁平的塑料壳子样的东西,打开给他看,是调色板。里头乌七八糟什么色都有,每一个色块都很纯净没有杂质。他的颜色从来不脏。

每一种色调都我自己调的,他说。每一个里头配的都不一样。

 

周延最后在他们家吃了顿饭。

两个和善的老人,明显注意到了他的纹身和有点凶狠的面相,却始终没有说什么,给他俩又是夹菜又是换盘子又是倒饮料,饭桌上交流不多,但一顿饭吃得倒也温馨和睦。

吃完出来散步,小他六岁,却已经不能算小的小孩蹦达着要在小区里头荡秋千。他拦他不住,只好站在旁边,一边看他玩一边抽烟。

男孩宽松的衣领被吹起,黑色脏辫在头顶散得像鬼,好像一只大蜘蛛。他越荡越高,在寂静的院子里开始自顾自freestyle。这世界太过喧闹/离故事结束还早/边上有我的homie/hey bitches be watching out…

 

周延看着他在眼前飞起,秋千绳子与地面几乎平行。他忽然怕得很。也不知道虚个什么。飞行中的人张开了双臂,好像要冲上云霄,又在一瞬间荡了回来,他心里就跟那眼前晃荡的秋千一样没着没落的。

他张嘴说出的话吼出来的也没差了。声音震得秋千上的人愣了一下。

程剑桥,下来。

我不要。

周延放软了语气。不自觉地。

听话,下来吧。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多年后,周延也最不喜欢看程剑桥在演出过程里兴奋得跳入人海,或者爬上高高的护栏跟铁架子。除非他跟着,他都不爱看程剑桥站在高处。他莫名会慌张。人劝又劝不听,口口声声答应着下次绝对不这样了,转眼又把这话抛到脑后。他说大家的布瑞吉真是翅膀硬了啊,哥的话都不听。可每每还要没事盯盯他,确实忍不住,因为是真的怕。他老跟老道坤儿小艾唠叨,你们没事看着他点,我也安心。

 

周延老怕这个人在夜里荡着晃着,就那么变透明然后消失不见了。跟个精灵一样,抓不住的。

 

2

 

周延和工作伙伴们围着吃火锅,蒸气上来看不清对面人的眼睛。有人不能吃辣,点的锅底一半是清汤。另一半红得也不浓不烈,接近橙色,给人一种不温不火的感觉。北京入冬寒气凶猛,吃火锅正好驱寒,店里人很多很吵,热热闹闹的,倒是比眼前的食物更有味道。

座席上有人唱起来,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一桌人哄堂大笑。

他在这群人中间不大容易放松,就不大容易喝醉,可碰着杯倒也眼神迷蒙起来,像蒙了层雾气。马上要哭似的。

 

他跟程剑桥他们吃饭经常喝得自己爹妈都不认识,眼神飘到邻座,两双眼睛那么一瞪,要是今天正好有点事儿闹心,他能直接跟人打起来。程剑桥脾气好,一直是和事佬,跑过来拉他,他牛脾气上来了,直接一耳光扇过去。意识里知道是他,没用上全力,那人却也二话不说直接走开。其他朋友知道程剑桥劝不动其他人就跟别提了,一个个也往外走。他挂一身彩,被老板轰出来,手上还依稀留着血迹。

他走出门来,发现程剑桥站在门口等他。大冬天的,把黄色围巾盖在头上,手埋在袖子里。墨镜后边儿的眼看不清楚,说不定已经闭了一会儿了。

那人转过头来,脸上还有红印。我帐结掉了,他说,记得给我啊。

周延在扇他的时候,打架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而现在,心里突然生出后悔,密密麻麻缠在一起,跟线团似的,把他心脏抱住。

霓虹灯闪着红光,打在程剑桥的围巾上,在他们的脸上投下阴影。黄色红色融在一起,很有些迷幻的意味。

 

3

 

周延一边跟王斯然视频,一边坐在沙发上翻粉丝来信。有一封说她最喜欢的歌是Rainbow,那首他在大巴上完成的有关故乡的歌。

姑娘在信封上画上了彩虹,底下是两个人影,一个有绿色的脏辫,一个则是光头。两个人的衣服也是彩色的,一起望着天。

 

他坐大巴的时候,正好农历十五,月亮圆得像盘子,往山间洒下银光。车随着路盘旋而上,周延一会儿看左边,一会儿望向右边,追着月亮看。月亮大得惊人,好像蹦到人跟前似的,还像谁的眼睛。

周延耳边想着父母的叮嘱,还萦绕着一句道路尽头等着的一个人的话。

“盖哥回来吧。做音乐,你得和我们一起。”

他心里头燥得很,好像有一个小火炉在自顾自燃烧。路的两头都是他的家。他从未如此鲜明得感觉到这种归属感。两个家由北向南串起一座座城池。这块土地似乎真的就带了灵性,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与自己几十年岁月的碰撞和融合,仿佛从他的身上生出了无数触角伸入地面深处。

月是故乡明。

 

悲伤和愤怒成为常态,一定是因为习惯于背叛。没有人生来就是带刺的。当年他最冲的时候,他把兄弟放在第一位,一腔热血想通过仗义洒在他们身上,结果是热脸贴着冷屁股,谁都不领情,里外不是人,哪儿都回不去,最后剩下孑然一身的他,就跟一烛芯一样,在那儿熬着,烧着。当年程剑桥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喜欢和他们这些人玩在一起,什么都明白又好像只是装得明白,一双眼静静看着,周延也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过。

没想到最后是这个人伸出了手,把他牵回家。

 

程剑桥喜欢亮色的头巾围巾衣服鞋子。他还有一款彩色的围巾。周延到工作室的时候,发现程剑桥等着等着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那块他最宝贝的巾子就耷拉在地上。周延把它从地上捞起来,盖在睡着的人身上。随后蹲下身来,摸了摸程剑桥的头。

 

4

 

周延真的是被他拉回来的。他想象着一望无际的海面。程剑桥站在海中央一块石头上,向在水里扑腾的他伸出了手。他自己站得也不稳,两只脚颤颤巍巍的,可那只白色干净的手臂却很坚定。

在他还没有确定回归之前,有某一个晚上,他们俩都在上海。他们演出完挤一间屋子。旅店的灯暗得很,还有好多蛾子绕着转。周延不知怎么的就哭了,这么多场演出下来积累的压力在这个远离他熟悉的一切的密闭的空间里,对着可以说举目无亲的状况下他唯一信任的人,在一瞬间喷涌而出,铺天盖地。他捂着胸口喘气掉泪,慢慢坐在地上。程剑桥就过来抱住他。周延逮到人就不肯松手了,把人埋在胸口死命哭,往他头发上哭,迷糊间感觉得到程剑桥两只细细的手臂把他圈住了。周延于是就又把人摁得死紧。

 

旅店靠着虹桥,是沿着中环开上很久才能到的,很偏但很安静。中环上看上海灯火辉煌,是个娇艳的交际花。周延却喜欢不起来。路上那些车子都跑得太快,他追不上。

 

他压着人,发现程剑桥好像在抖。他把人下巴卡住往上拉,发现他眼角也有泪痕。他就重新把他摁回去。程剑桥挣了两下,被他吼了句你他妈老实呆着,就不动了。周延觉着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不说恶盈满贯也早就不算什么好人了,捅过人跟被人捅过,谁看他都不会觉得他是善茬。他单纯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但入世太快,已经被社会见不得光的那一面抹黑得差不多了。强行揠苗助长的结果是他心里头那一点孩子气的东西都给掐得奄奄一息。

可有个小孩却为他哭了。

他觉得他心里头那个吊在绞刑架上的小孩又开始奋力挣扎。

他想这一刻不能放手。放了心里那小孩就死了。他觉着怀里的人甚至像他身上一块肉,放手就和拿刀子剜自己没什么分别。他要是放手,他心得裂开。碎成千片万片,光疼就能疼死。

 

他们就互相抱着哭,带着所有人对不起他们似的委屈和愤怒,好像丢了妈的两个孩子,像两只交颈的天鹅,仿佛全世界只有彼此可以依赖。

 

5

 

北京进了十二月份,更冷了。这温度下是个湖就要开始结冰,萎缩的枯叶掉上去,会让水面微微向里凹,然后就会被掺了冰的水粘住。水面像是刚泛起波浪就被瞬间冻住,有一条条弧形的纹路,像泥巴似的。周延一大早起来赶工,看到程剑桥发来的报平安的短信,说是到悉尼了。

 

他发来一张自拍,背景是阳光和大海,还有一座桥。

周延惊觉那里是夏天。

他和他已经隔了半个地球了。

他的胸口忽然就莫名疼了起来。

 

周延很有些闹不清这是个什么感情了。程剑桥不是王斯然,他不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但,很奇怪,这些年来,只要他们不在一块儿,他都极其难受。

 

程剑桥曾来北京看他,临走他都兜不住,泪水不知不觉就泛到眼眶里来了。

程剑桥就笑他,招呼旁边的人拍照。

又不是永别啊哥。他说。

程剑桥还说过很多的话。周延没想去记,却刻在了脑子里。

盖哥,走起!

你最帅了,最有气质。

我会一直挺你。

无论以后什么样,大家都会永远在一起啊。

 

对了,还有那一句。

 

我们兵分两路,顶点见。

 

好像两个小朋友春游,在山底决定比赛跑到山顶。沿途的风景,可以在再次相见时,与那久别的兄弟分享。

于是人生被活出两份的精彩。

周延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本来未来一片光明前程似锦,可想到这个人不在身边,那远方的地平线就忽然逼到了眼前,像被困在空空的房子里一样,狭隘得可以。

但他这话没说出口。

因为有些鸟没法关着,它们羽毛太鲜亮。而他其实也渴望飞翔。为了父母家人,也为了一路飞奔而去的兄弟。

 

他必须离开,也必须放他离开。

而他想,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就像他哭,也是因为见过风雨之中的彩虹。

 

他给程剑桥回了条微信,蹩脚的英语打了他半天,对面的人看了可能又得笑话他。

“I see a rainbow behind you.”

 

End



 

每一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山河故人

兵分两路,顶点见。——Bridge

我是为了不断与你再次相遇,活下去的。——我们的存在



评论(8)

热度(127)

  1. 米莜ange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