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盖桥]so do I


 

这个事情说来可能也简单。就像早上起来发现外头下雪了,地上像铺了白色的地毯,很柔软。也像某个夜晚抬头看到卫星闪现。

一切偶然而且自然。

 

程剑桥喜欢上周延也是一样。自然而且偶然。

 

所以他也说不上来是哪一秒。

可能是那天。他们聊人生聊梦想聊到深夜,明明性格、经历差那么多,却好像天生心照不宣,很多话不用多解释,互相看一眼就懂,随后就继续接着侃下去。他们在只剩两个人的工作室里呆到王斯然打电话来催,他跟盖哥一起走到车边,结果周延就是不肯进去,站在驾驶座旁边跟他又说起来。他说要红遍大江南北,也说可以就在这里,和兄弟们跳到死。周延问他,矛盾吗。程剑桥却在想,不论他走到什么地方,走起了或是没走起,用什么方式走起,他都会支持。他希望见证他的每一个选择和每一份努力。

周延开走以后程剑桥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很快,静不下来。他就慢慢坐下来,坐在马路牙子上。路灯照得他心焦。他后知后觉得伸出手,发现手心里都是汗,两只手在抖。

他有点喘不过气,想,糟糕了。

 

也可能是他们那天旅行的时候。他帮着大哥大嫂拖行李箱,一个人走在最前头,戴着墨镜和帽子,像一个特别乖的小孩。他们往旅馆走,走到一半,周延说,乖乖,你咋个不按百度地图走的啊,绕路了哟。

他竟然有些胆战心惊。他有一种心思被人看穿的恐惧,心想,我想绕开的是个什么东西呢?能绕一辈子吗?

他觉着心里埋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他什么都能和他说,但这件事除外。同时,他能无视任何东西,却不能无视这个秘密的存在。

 

不过如果一定要说个时间,那就定做是他生病那一天吧。那天他发了烧自己没发现,只觉得做什么都呆呆的提不起精神。周延过来拍拍他的侧脸,说哎哟怎么那么烫啊。然后程剑桥就蹲下身吐了,周延把他拽起来往卫生间拖,后来又半抱半拉把他送到了医院。

睡了一觉醒来,程剑桥盯着身上白色的被子看了半晌,反应过来在病房里。他爸妈都在,看他醒来就问他要不要喝粥。他问周哥呢?他爸去门口叫人,周延就进来瞧他。

我刚在门口抽烟,他说,怕熏着你。你知道最后几步我几乎是把你背过来的吧,难受成这样你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平时不话挺多的?

程剑桥就那么愣愣得看着他,也不回应。他爸妈在一边帮腔,说是啊这孩子也太叫人操心,外婆在家也担心坏了。

提到外婆程剑桥心就沉了一下,周延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脏辫。

你有什么事儿别憋在心里,你看看这一圈,都是你家里人,你对着我,什么事不能说?

程剑桥看着他,觉得自己确实病了,心脏痛。头也痛。脉搏连着疼痛在整个上半身持续着挣扎着跳动,每一下都牵扯着神经。

 

最后,有些话他还是没说。他说的是周哥,我饿了。叫嫂子做点好吃的带给我好不好。

 

某一个雪夜,他们一帮人又难得聚在一起喝酒。圣诞刚过,街上还很有些节日的气氛。程剑桥喝多了,平时的话痨忽然就沉静下来了,像没人给上上发条的玩具。程剑桥心里空得很,不想说话。周延坐到他旁边,在他耳边讲,我不知道你最近咋回事儿,他把程剑桥手里的杯子轻轻抽走。

我不懂,我这人人情世故这方面可能确实不行,但乖乖,

周延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要是我能跟你换了替你苦,我乐意。

 

第二天程剑桥醒来,宿醉的结果是偏头疼。他就那么呆呆躺着不动,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像要瞪出个窟窿来。他的意识还不大清楚,慢慢回过味来,就觉得是一张宣纸一笔一画染上墨,勾勒出一朵花。他心里头少有的觉得肃静。像大学在画室里度过的几个难忘的夜晚。

他想着周延每一次的台上演出。他看了那么多场,却每一次都是新的体验。鲜明、鲜活。他代表了程剑桥一种眺望。周延代表一种成熟和沉淀。某一种千疮百孔后仍然放不下的柔情。别人老喊他男孩,而想到男人这个词,他会第一个想到周延。

所以喜欢。自然而且偶然。

这么多天了,憋着不能说的,其实也就那么一句。

天变冷了,天下雪了,他喜欢上他了。

仅此而已。

像冬眠的熊。像蛰伏的虫豸。像被白雪压弯的麦子。他死死守着那么一个小小的、又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程剑桥继续躺在床上向上望着,想起他们一起看过那么多电影,周延老是会在要紧时刻动起手来。剧情紧张了他经常伸过手来掐他后脖颈或者掐一把他的手臂,还曾经没瞄准好直接打到了他胸口。有一次他眼看周延张着嘴看得认真,结果人突然就伸过手臂一揽,卡住了他脖子。

程剑桥出来总问,大哥你干吗,能不能好好看部电影啊?

周延一连拽样,说我就看看你在不在。

 

程剑桥想,我要的也不多。只是要他在就好了。只要他们彼此能留在彼此世界里就好了。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而且世上的事说不清楚。下一秒一地震这屋顶一塌,人可能就没了。他遇到他,已经是一种幸运。

他摸摸胸口的位置,有灵魂被一剑贯穿的痛感,正好证明这个人碰到了你的灵魂。而有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心在哪儿呢。

 

所以就这么着吧,喜欢就喜欢了,不能按个键撤销,那就熬着吧。

错了就错了,将错就错吧。

 

手机进来一条短信,他点开一看,乐了。

周延说,程剑桥,新年快乐。

哥想你了。

End


评论(3)

热度(102)

  1. 米莜angela 转载了此文字
    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