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埼杰]逝年

 

感谢 @超可爱的佑希 点梗

题目“毕业季分手”,写完悲哀地发现,我的妈他们俩好像不存在分手不分手的问题所以也就不算分手???一脸茫然不管了就这样吧

以及真的是好久没写埼杰了望天

 

 单数现在时,偶数过去时

--------------------------------------------------------------------------------

 

1

 

毕业审核那几天,杰诺斯走过那段走廊去拿材料,埼玉在旁边一个教师休息室改另一届学生的期末卷子。他改一会儿就要刷一下手机,或者把玩一下手里的小杯子,算不上太上心。杰诺斯抱着一堆本子,在去英语老师办公室的途中经过了那间房间。他余光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没大留在心上,空着手走回来的时候,却好像被谁牵住似的往右边看了一眼,然后看到了自己的语文老师。他下意识就抬起手挥了挥,埼玉盯了他半晌,没什么反应。一颗鸭蛋似的光头安安静静沐浴在灯光下。杰诺斯往玻璃前走了一步,用口型问他,老师,怎么了吗?埼玉好像才回神,慢慢抬起了右手,小幅度地挥了几下。杰诺斯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走到电梯门口时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

 

埼玉半小时后走出电梯,被杰诺斯一声“老师”叫住了。他一回头,发现电梯旁边的墙上靠了一个人。旁边就是文科大楼一楼大厅给人休息的皮沙发,小孩偏偏没坐下来。“怎么没去吃饭?”

杰诺斯没说话。

“那就一块儿吧。老师请你。”

说是请也不过是一起吃食堂,从这里往食堂走要过一个马路,车来车往,杰诺斯看也不看就要往前走,被埼玉拉住手臂。

绿灯了,埼玉把着杰诺斯走过马路,心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可我没办法放你走。

而他在这句话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已经放开了少年的手臂。

他们走上楼梯去二楼的点餐区,可能快放假了,人很少。

 

“老师今天心情不好吗?”

“我不喜欢毕业季。”埼玉说,

“可能是不喜欢告别吧。”

 

 

 

2

 

刚开学不久,杰诺斯就习惯了上天台吃饭。博士不大会做菜,半熟的鸡腿和炒糊的蔬菜把便当塞得满满当当,他中午一开便当盒就会被周围的同学们嘲笑,久而久之他就喜欢上了一个人吃饭。他不肯剩下一点,在高处吹着风把便当全部吃光。

 

有一天他退开通往天台的门,发现已经有人先在那里了。熟悉的光头和熟悉的背影,是他们刚入职的新语文老师。几节课下来杰诺斯对他印象很深刻,他人很慵懒,声音也是,课讲得却十分精彩,点评短小精悍,杰诺斯对学习本来兴趣一般,但这位老师的课总是不知不觉听得入神。他同桌说过,有一种人讲课,你本来没想听,结果他讲着讲着你注意力就被吸引了,埼玉老师就是这种。他觉得确实是这样。

 

眼前人上方聚集着一些白色的烟雾。在抽烟吗。杰诺斯犹豫着要不要转身回去,埼玉却转过了头。眼神犀利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杰诺斯吗?来吃饭啊?”

埼玉把烟拿下来,又恢复了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占了你位置了?”

杰诺斯摇摇头。

“那你别告诉别人我在这儿抽烟啊。”

说着埼玉就又转回去继续抽烟,杰诺斯就走到他身边靠着墙坐下,吃起了便当。微风吹得他金色的头发倏忽飘扬又落下,像麦子一样。

埼玉望着蓝天白云发呆,耳朵里尽是楼下操场棒球队呐喊的声音:“上垒了上垒了!下分了下分了!”埼玉下课走过走廊偶尔也会看看操场,但他旁边的男孩好像很少参与这种活动。杰诺斯交上来的作文,文风总是很安静,可以说是让埼玉看得最慢的学生。字里行间的沉静不知不觉就会让他慢下来读。他一边改一边吐槽十几岁的小孩,干嘛搞得跟个退休干部一样。结果没想到小孩在课外也挺老干部风。当然别人当年也没少这么说他就是了。

但还是不大一样。安安静静呆在那儿,也有一股青春的气息,在无知无觉地挥霍一些很美的东西。

埼玉又深深吸入了一口清凉的空气。

 

年轻真好啊。

 

 

3

 

毕业季天天下雨。杰诺斯觉得好像天空在准确地反映自己的情绪。他跟寝室几个一起在学校那些个鼎啊老校门啊银杏路啊日晷啊这些标志性的地方拍照,大家拍完了回去,他则独自一个人随便溜达,沿着图书馆一排排书架看过去,再走到天井往上望向白色的顶棚,还偷偷跑进三楼物理实验室看看走廊里的名人肖像,最后走下来摸一摸教学楼边上那个参天槐树的树干。

 

记得他有一天从图书馆出来,正巧碰到埼玉老师,那人问他看什么呢,他就报了几个小说的名字。结果老师嘴角微微扬起。“这些我也都看过。”后来他一个人坐在自习区看书,老师没事就会走过来,把一本新书递到他手里。“试试这一本。”

 

天井有时候会卖些旧书和过期的杂志,杰诺斯在摊位附近晃荡,抬头看到埼玉,拿着几本杂志。那个人用口型让他等一下,接着走开。杰诺斯有点儿无措地站着,觉得耳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大,伸出手弹去面前书上的灰。他肩膀被拍了一下,接着就看到埼玉自然地站着他身边。他绕过来了。然后老师就给他指哪些杂志很稀有,很值得看。

 

槐树底下开过好多小型表演,埼玉有一天被拉去唱歌,皱皱巴巴的白衬衫,五音不全地唱了一首流行歌,中间还有好多词记不住被他咕咕哝哝蒙混过去,却还是一种雅痞的气质,从此成为了好多女生的男神。说是落叶之间的翩翩白衣少年,杰诺斯心想,就他那件几百年没洗没熨过的衬衫,飘得起来就有鬼了。

 

那么多地方,那么多时间,那么多回忆,细细想来,竟然全部与他、且似乎仅与他相关。

 

 

4

 

他们俩后来经常中午午休在天台碰面。彼此也摸不准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两个人反应过来就自然而然变成了这样。可能相似的人容易走到一块儿去吧。

杰诺斯吃完饭就拿出课本看看,埼玉就在旁边抽烟。

 

他能从前面一周的周记里看出杰诺斯是个什么心理状态,是不是有点儿焦虑,又是不是有点负面情绪,但对面的人从来波澜不惊,也没和他说过什么烦恼,只是这种时候偶尔会话比平常更少,问他什么倒是回答,但不超过一句话。他想起自己当年上学的时候写的中二到不行的句子:爱使活泼的人更热闹,让沉默的人更寡言。这小子难不成暗恋班里那几个小美女?

 

却眼看杰诺斯把书放下,把校服外套脱了当枕头,很累似的直接头枕着一卷衣服躺下了。天台地是水泥的,可能有点儿灰,但看着杰诺斯一副倦容,埼玉就没说什么,只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正午的阳光有点刺眼,杰诺斯不知睡着没睡着,不是很舒服的样子,皱着眉头。埼玉用不拿烟的手给他挡在眼前,右手夹着烟放得远一点,观察着他。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杰诺斯均匀的呼吸声。

 

埼玉莫名就希望时光就此停滞,或是世界继续进行,而他们被抛弃在这个小空间里,像真空的肥皂泡里的两个小人。等外面的世界该咋地咋地,狗咬狗一地鸡毛,互相伤害成了一堆废墟,两个人再从这里出来。就他们两个,彼此陪伴,一起生活。然后有空的时候嘛,就当当英雄做做好事,救助几个路人群众好了。

 

因为这孩子还不知道外头是个物欲横流人情凉薄,邪魅魍魉横行霸道的大世界。他不明白埼玉如何美其名曰保持初心,其实是在这里躲一些他不愿意面对的东西。他一路退守,最后竟退到了这个少年身边。

这孩子跟他那么像,以后却还是要毕了业离开这里的,让他怎么放心呢?

 

可他终有一天不得不放他走,后面的学生也会一批又一批地来。他或许会把这个少年忘记。又或许在告别一代一代人的过程里,记得这个少年,记得这一刻。

 

在漫长灰暗的人生里,记得他眉头微皱,却分外安静的睡颜。

 

 

5

 

那一天,在毕业典礼最后,学校安排这一届所有的老师们在礼堂舞台上站成一排,每一个人捧一束鲜花,讲一句话。有一个二十几岁的老师讲着讲着哭了,说我也是刚从学校毕业,比起你们只是个大孩子,这几年我是和你们一起成长的。后来她几乎泣不成声,鼻涕眼泪一起流,抽着气很大声地说,希望你们以后,能自由地生活,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底下的好多女生在跟着抹眼泪。

 

轮到埼玉的时候面上看不出他什么表情,好像依旧像平常一样淡定。他说,希望大家以后还要保持着阅读的习惯啊,实在不行看个网文总可以吧。台下传来一阵哄笑。

他说,你们以后走在荒漠里的时候,要记得自己曾经见过的花。那是你真的见证过、拥有过的美好,会在以后给你力量。

他在心里想,也会给我力量。

 

杰诺斯毕业典礼之后找到了埼玉办公室来。他没有像其他同学要求合影啊签名啊,只是说来老师,我来告个别。然后埼玉就站起来走出门去,杰诺斯也就跟着。两个人有点儿尴尬地在走廊里对视了几秒,后又笑开了。

“再见,老师。”

“再见。”

埼玉伸出了一只手,杰诺斯双手把它握紧一次、两次,再放下。他抬头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已经不抖了,表情也自然了很多,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他转身,把埼玉留在原地,头也不回地往走廊尽头走,走过教室办公室,走下楼梯,走过操场,走过庭院,走过那颗槐树。

他一边走一边重复着四个字,一遍又一遍:我喜欢你。

 

杰诺斯想,他在这些地方默念了那么多遍的结果,一定是天空知道大地知道,那颗树知道庭院知道操场知道教学楼知道走廊知道办公室知道连包裹着那个人的空气也知道。那个人周围的一切都知道。

所以那个人知道不知道,其实无所谓的。

 

杰诺斯把自己的心意撕成好多碎片撒在学校里,有一些会躲在那个人写字的黑板后面,有一些会藏在粉笔屑里,有一些会扒在树枝上、篮球框上,有一些会被夹在图书馆的书中间。是他们代替他,留了下来。

                                                                    

埼玉以前在他随笔本上写过一句评论,说别那么较真了。交给时间吧,一切都会好的。而且人啊,是会变的。

 

杰诺斯想,但我分裂出去的那些感情,不会变,因为在从我身上分离的瞬间,它们拥有了自己的生命。

 

嘿,老师,我喜欢你。

祝你以后每一年,都要

 

毕业季快乐。

 

End

bgm-blind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