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黑暗是光明的右手

  @万事胜意 


点梗是黑道虐心道坤桥盖, 最后成了一个放(xia)飞(ji)心(ba)灵(xie)的作品????



 

May 4, 2018 18:00

 

我和坤儿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封了。我俩站在黄色警戒线外头,视线被几辆警车挡了个严实。旁边有几个好事者抽着烟聊天,说是人是看到枪口直接往上撞的,打得身上全是孔,家属来了该认不出来。另一个人说这种人哪来的家属,有家可归的人那做不了这一行的。我心想你们错了,他还真有家人,个个血浓于水。我又想,可你们说的倒也对。有家的人,不该做这个。可你让我们怎么办?但凡有个别的法子,我们也就走了,可我们不得不往下走,往泥里走。我们兄弟和我们在一块儿,我们不嫌脏。

 

坤儿手掐着泛黄的警戒带子说他难受,站不住的那种。我看他脸皱得跟包子一样,大概是忍哭忍的。我拍拍他一头杂色的乱毛,深深看一眼前头,转头离开。

 

坤儿,我对跟在我后头的人说,现在就剩你跟道哥我了。我知道你难受,可这仇不报不行。

 

 

 

三天后我们在居民楼楼下绑了那傻逼的女人。我有个老乡是开出租的,我们把车子借了来,在她楼下等了一下午,晚上她下楼来,看到我们这辆空车直接上来了。她坐下关门那一瞬,我把门上了锁,坤儿从后座底下窜上来,枪抵到她喉咙。她眼睛瞪大了,刚想张嘴叫,被坤儿另一只手捂住嘴。我一踩油门,再往左急转弯。过一段就能上上城际高速。

我跟坤儿先前已经约定好,要动手,就上老山那片湖做。

 

 

 

April 1, 2017 10:00

 

他说人找不见了,两个一起失踪的,跟着丢的还有一辆车,胖哥那辆,黑色全是擦痕,中间还凹进去一块那个。搁平常这事儿其实不用担心,这辆车其实也算帮里面公用的,两个娃都花了钱买了驾照,他们开出去玩也就算,但这个节骨眼上,就危险了。

毕竟追他们的不止一队人马。

 

盖哥说老大盯着我不好动作。我说我懂,我去找。

我开车出去的时候接到小桥女朋友的电话,说是发现小桥前天给她卡里转了好多钱,感觉这一周他状态都不对,这两天又联系不到人,急得在电话里直哭,说道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我只好假装什么事也没有,胡说几句安慰她的话,说他跟坤儿都替我办事到外地去了,钱我让他打的,怕他不在你这几天没钱用。

 

那会儿小桥带着女朋友回来,盖哥给他们匀出一个大房间,她也不怕生,饭和我们一起吃,还问我们A城哪里好玩,逗得很。我们在这边洗澡不方便,她有一天跑出去在外面澡堂洗,回来小桥怕她感冒,就拿了风机给她吹头,她坐在椅子上咯咯笑。我和盖哥靠阳台抽烟,远远看着他们。

那些日子简直像是偷来的。

 

 

 

坤儿他们会去哪儿,我其实有头绪。那片湖和林子,农庄里的鸡。小桥有点文化,给我们兄弟几个讲过桃花源记是怎么回事儿。我当时就想如果真有那么个地方,那可能就是那儿。

 

 

 

Interlude: March 25, 2017 17:15

 

湖里的水涨起来了。有几只白鹭单脚立在水面上。两个少年在湖边坐着。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能一直呆在这儿就好了。让盖哥也看看。

 

 

 

April 6, 2017 24:00

 

我人到的时候盖哥抱着人坐在血泊正中央。我其实早知道小桥活不了,只是忍不住盼望在盖哥身边他能有一线生机。又或只是觉得要死,好歹死在自己人看得见的地方。

 

盖哥一直在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坤儿在旁边捂着脸坐着。我慢慢蹲下来,挪到他旁边。我们什么坏事都做尽了,一开始或许还能说是为的生存,后来也麻木了。我们跟着老大杀/人/越/货,几个小弟替我们坐牢,我们去牢里看他们,盖哥回来路上和我说,我们这种人,不得好死的。杀人如草芥,以为别人的命像蝼蚁一样,天道有轮回,后面该轮到自己被踩死。我深以为然。

 

但坤儿小桥来了以后,确实好像有那么点不一样。

我看着盖哥,盖哥看着怀里的人,我觉得这都是报应吧。

他在意的东西那么少。何止是少,这孩子是他为数不多爱过的东西,到头来也守不住。可能走上这条道,就失去了当人的资格。天平左边是别人的命,右边就要放上自己的尊严和价值。

 

组里曾经让几个欠债不还的赌徒和瘾君子家破人亡。小桥有时候和人关系弄得太好,后头就是自己捅自己刀子,我有一次和他上门,破破烂烂的地下仓库,一双死了好几天的夫妻尸体躺在地上,旁边是一堆空的安眠药瓶子。小桥脱力似的跪在他们边上,那个死去的女人头发依然黑得发亮,像有生命的触须,伸出去,挣扎着,痛着,伸向他。

 

如今血泊从小桥身体里,向外扩散,再扩散。

 

地狱、黑暗,大概都是这样,不受控制地向外拓展,我们这些生来便见不得光的人,便被轻易吞没了。

 

 

 

May 5 2018 23:00

 

我和坤儿把他绑在车上,就把女人放了。我开玩笑叫坤儿去自首,这人我能处理,他不理我。我们在河岸上对着天空开了一枪,又往地上洒了一瓶白酒,算是祭奠逝者,也是给自己践个行。

 

盖哥总说一旦踏进泥里,你奋力在里头擦身子把自己弄干净,只会越抹越脏越陷越深。我想象着我们兄弟四个人在这河边的农庄住着,与世隔绝,平静如水。我们结了婚有了孩子就把房子分一分,每一家给俩房间当卧室客厅,吃饭还能在一块儿吃大锅饭。车上的人被胶带粘了嘴还呜呜乱叫,我直接上去一拳把他打晕。

 

我们挂空档,把一块砖头粘在油门上,我进了驾驶座,坤儿进了副驾驶。面前的湖很深邃,很静谧,很漂亮。我拧钥匙点火,引擎开始轰鸣。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们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托生不好。

车开进水里。我想,我不信神,可要是能投胎有个下辈子…


可能我也不配吧。

 

 

 

December 25, 2017 7:00

 

小桥走了有半年了盖哥还是没走出来。手上一直带着小桥死的时候从他脖子上拽下来的链子。小桥有几件外套拉在这边,有一件被他挂在客厅墙上。

他行事越发没有分寸。我知道他在积极去抓住某个机会。送死的机会。我们这样的人就注定是这种结果,死了算个意外,不死也只是侥幸,走在崖边上,哪天掉下去都不奇怪。

 

一早盖哥受到一张明信片,是一片湖面,翻过来是小桥的字。To GAI.邮局效率就是高,人都没了,信才送到。

 盖哥一直看着那几个字,然后把信塞到了口袋里。

 老道啊,他说,这是你接了他们回来的地方吧。

是。

盖哥看着车窗外发了很久的呆说,要是有个下辈子,


然后他就没说下去。

 



我眼前忽然出现一片湖。几只白鹭。


下辈子,我说,


做只白鸟吧。






End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