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伏八] 醍醐 (番外)

脑内小剧场:

A面:
伏见无力而愤怒的,是那个人的自说自话。
那么硬生生地闯进自己的世界,把他自己编排整齐的一切全搅乱了不说,还像团龙卷风一样把好的坏的所有的席卷一空缠到身上,然后,夺门而逃。
那个人身后是飞扬起的尘埃和从大开的门外漏进来的光,那些细小的灰白颗粒被照射得熠熠生辉,纷纷扬扬、轻轻缓缓地落下,像霏霏初雪。
他除了追出去还有什么选择呢?他除了从自己阴暗、却让人安心的角落里追出去以外,还有什么选择呢?
撇开抛下一个实体,去追逐一道影子一个幻影真的很傻。
但他除了跟着那道光跑出去,还有什么选择呢?





B面:
八田那些闪闪发光的梦想,其实在那些同学人前虚与委蛇人后捅刀子的时候就蒙上了一层永远摆脱不掉的阴影。
他看着前几天还为他替他们抗雷挨刀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同学转眼就在jungle上发嘲弄嗤笑他的话语,发现今天我为你挡枪明天你陪我闯荡从此我们就是莫逆之类的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他其实也一直隐隐约约有点预感,觉得所谓匡扶正义澄清天下让正义与光明洒满人间之类的,可能还是所谓“强者”做的事。而他现在不仅没有那份力量,甚至弱小到身边人的一点虚伪都能让他有天都塌了的错觉。
他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伏见。天分、才智、本领。这个人拥有那些他没有的东西。跟着他,仿佛能通天彻地、无往不胜。但吸引他的其实还有一样。
他说不清究竟是怎么样的感觉,硬要打比方的话,那大概就是,他觉得这个人内心藏有一片深海。
他甚至觉得某些地方他们很像。
所以一遍一遍靠近,一遍一遍敲门再一遍一遍把老大不情愿的某人拉出来晒晒,除了上述那些个宏大的目标鸿鹄之志向,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他明明刚刚认定自己不够强,但却要拼上弱小的自己的一切,去做一件事。
他要把这个人拉到太阳底下,看着他的眼睛说,
嘿,要我看,只要你有心,这世界上,还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
这对他来说,好像和拯救世界一样重要。
但究竟有多重要,他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





治愈小剧场:
吹着吹着头发,某只犬系小鬼竟然睡着了。
八田深知某人天天顶个黑眼圈,睡眠一直很差,而且一点风吹草动就能醒,有时候他半夜起来上个厕所,回来就能看到某人幽怨的双眼。
以前开玩笑问他命里不能缺的三样东西,伏见毫不迟疑地说:手机,艾司唑仑。
靠竟然把安眠药都算进去了。
“还有一个呢?”
“不一定要说满三个的吧”
“.…..”
不过住到一起以后貌似好了很多。
他看着像个孩童一样酣睡的某只(本来也没多大),又望了望高高的上铺,决定放弃做无用功。
尽可能轻轻地让他横着躺下,抓了抓头,关了灯蹑手蹑脚直接合衣躺在旁边,就着窗户里透进来的光摘了某人的眼镜,然后拉起了被子。
旁边有个人,很挤,很暖。
和家里那些个小鬼在爸妈晚归的时候挤在一张榻榻米上睡得四肢纠缠东倒西歪的感觉有点像,又不太像。
据说人总是后知后觉的。
有的人接吻,吻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却往往事后才明了自己当时在做什么。
原来以为那一秒吻完就再没有明天。
就像这一刻,八田安静地躺着,殊不知多年后他会把这个瞬间反复拿出来回溯回忆回味。
其实很多很多年以后,八田在梦里梦到过那样的吻。
抹杀时间无视空间穿透生死。
刺破的坚硬的冰冷的虚无的壳,名为生活。
刺穿的柔软的温暖的实在的核,叫做生命。
他忘情地,吻上隔山隔海的那一缕魂魄。

Fin
Angela
2016.1.28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