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入间人间小说《新世界》自翻汉化

全文链接: http://pan.baidu.com/s/1bRMSqy 密码: epet

译后记: 只为你活一天是我心愿

我最初觉得这是一部很中二的书。没有明天昨天只有今天之类,一看就是很中二的设定。但越看,越觉得有些意思。永远重复的日子,似乎也可以当作对于碎片化和失去时空连续性的现代社会的隐喻。

再说新这个人物。这个女孩非常特别。她经常说自己脑子不好,但其实不是不愿意思考,是不愿意去“空想”。换句话说,她非常成熟,非常坚强,她只相信“切实的”、“切身的”。她牢牢盯住面前她抓得住的仅有的那些东西,只肯去踏足自己确实能踩到的土地,一步一步走得实在。她写脚本写到崩溃,最后却忽然开窍,明白自己要写的就是自己的生活。这种顿悟,其实是一种必然。有今天才有明天,有现在才有未来,这一直都是她的人生信条。就像左京山说的,人怎么能想象一个没有实体的东西呢。

我们有的时候觉得她没有原则。有人说,什么都爱近似什么也不爱,过于包容的结果就是没有判断,也没有自己的个性和感情。但我读到她对伏见说,我做这么多,只不过想证明自己活着的时候,又无法责怪她了。她自称她这样没有原则的性格是收到科学家们的影响,所以在那样的环境下,她显得有些过于宽容的生活方式,也是可理解吧。因为既然怨天尤人没有用,倒不如去试图理解他人。在社会民主转型,不得不重构信仰体系的大背景下,可能也确实需要一些这样的精神。就像《银魂》里说的,每个人得去挣扎着努力构建和生长出自己的信仰。新不妄下判断,不企图去改变谁,看似是没感情,是不爱,但这“不爱”的背后,有的是一种大爱。她尊重每一个人构建自己信仰的努力,并坚持着自己的信仰。说到底,她是个很温柔的姑娘。

左京山这个人物,哎,反正跟张起灵一样我们总是不能理解他的,一千两百岁的老妖怪吗,这也没有办法。我翻译的时候和室友开玩笑,说这部小说男主存在感实在不够强,大叔才是真爱啊,但说实在,左京山和新之间的互动还是很动人的。他们之间不是爱情,而是真正的,是一个“人”,对上另一个“人”时产生的感情。

“六千年,我每天都会来这里。这大概能成为对我的某种激励吧。”

“嗯。”

桐岛对八草,左京山对新。总是一方永生,一方终有一死,双方注定从此永不相见。

而那两个永生者,都不约而同地,用几千年孤独而漫长的岁月,对他们面前的女孩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请祈祷,我能够为你而活。”

我以前喜爱加缪的作品《西西弗斯的传说》,读完后脑中有这样一个画面徘徊不去:一个沧桑的旅人,背负沉重的行李,走在漫长而荒凉的路上。而在路的尽头,他找到爱。

《从难而返》最后一句说,我病了,我不快乐,我很孤独,独自行走在灵魂的沙漠,直到我,爱了一个人。

一个中二的开头,必然要配上中二的结束语。于是,让我们用这样一句话作结:

我用爱,对抗孤独与死亡。

感谢入间人间带给我们这样一部作品。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