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Evanstan] 5 days and in between (1)

流水账。友情向(?)

各种腹诽出没ooc(?)咩哈哈

 

Day 1

一直在施与,忽然就不知道怎么承受了。

 

Sebastian最喜欢看别人展露笑容。他的同理心相当发达,小时候看逃学少年失足少女的电视采访常常跟着泪流满面。大学那会儿跟一群朋友出去玩,还干过类似在别人汽车顶上留一个包好的礼物这样的事。

 

当年不像现在。要放在今天,人看到不明物体就觉着是炸弹,他们也该进了局子好几百回了。可在那时候,那些神色疲惫的男男女女总是狐疑地拿起那张写着“嘿,辛苦了”的卡片,拨开那些系着彩球的白绳子,一脸呆相。要是车主人是个推着婴儿车或者带孩子的年轻女子那就再好不过了。他们眼看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露出同样奇异的神色,女孩被生活压弯的脊背一下子挺得直直的,倦意一扫而空。他们躲在暗处,骄傲得不行。

 

他对着底下高楼林立间蚂蚁一样的人和流水一样的车子发呆。

这是个惊吓多于惊喜的时代。

 

他一回神发现自己又想跑偏了,遂定了定神。

 

云端餐厅的座位全沿着落地窗排布,左手边,整个城市尽收眼底。中央公园的绿地和曼哈顿中央商务区的摩天大厦隔着一条马路在分庭抗礼。

 

这里可是纽约啊纽约,我的主场!淡定淡定。他把刚刚菜单上看到的比外头贵了八倍不止的汤力水抛到脑后,舔了舔下唇。抬了抬眼。

 

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折射的彩色光线打在那个人完美的侧脸上。

他果不其然又被闪瞎了。

 

“这里是我朋友介绍的,我从来没来过。”

对面的人笑出一口白牙,又咬了大一勺抹茶蛋糕放到自己嘴里。

 

哪有人吃饭先吃甜品?而且这个蛋糕他也有,刚刚尝了一口,齁得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最重要的是,对面可是Chris Evans啊Chris Evans!那个全名偶像帅到人神共愤的当红黄金炸子鸡!

 

他妈昨天特意吩咐他一定要要到人签名,他出门之前犹豫了一下,往书包里塞了个空白笔记本,但他完全找不出拿出来的时机啊真要命。

 

“嘿。”Chris指了指旁边玻璃窗。

“真像坐在云端一样啊你不觉得吗。”

Sebastian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他说什么。玻璃隐约倒映出了两个人的身影,配上外头的鸟瞰图,好像两个人真的坐在飘浮在城市上空的一朵云上。

这景象让他愣了会儿,漫无边际地想到,他们80楼倒也没白上。

他在中间还吞了好几口口水才让耳朵里气压压迫的感觉消失掉。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对面,发现那个人眼睛亮得像刚到迪士尼乐园的小朋友,一脸兴奋地往外面瞧,过会儿又掏出手机对准玻璃,过后眉头又皱了起来。

 

啊,反光。

 

“给我吧。”

Sebastian接过手机,通过镜头看着那个人傻笑的样子。

 

队一片场,Chris最爱挺着八块腹肌的完美身材挤到他身边来,紧紧挨着他站着,拍拍他的肩膀或者揉一把他的头发。Chris偶尔一拍还拍到他胸口,弄得他虎躯一震,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但在他强大的气场压迫下,最终只是抬了抬眉毛。

Chris最爱搂着他对旁边的工作人员讲,嘿,这可是这个星球上最甜的小孩。

 

此刻,镜头里的Chris整张脸像涂了层蜜一样。

喂,说好的行走的荷尔蒙呢。

 

到底谁甜啊。

 

Chris对他很好,真的很好,他受宠若惊。但正因为如此他常常有一种类似被人压制着的不自在的感觉。可能有时候,一直做着不求回报地付出着的一方,忽然就不懂得怎么接受别人的好意了。

 

他捧着手机忽然就释然了。这种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是男性尊严受到刺激?那就化悲痛为力量,回家健身去吧。较个什么劲?

 

他把手机还给Chris,整个人就放松多了,两个人很快就聊开了。

 

他们第n次因为一个笑料笑趴在桌上,Chris端起橙汁喝了一口半途又差点因为他一句吐槽呛着。

笑够了,Sebastian往后靠在椅背上缓着,想到,以后怕是没什么机会和这位明星先生见面了。

 

常言道,在你的鸡下的蛋没孵出来之前,别把它们算在你的鸡仔里。

知足才能常乐。不作过分的期待,每一次的好运就成了上天的眷顾。时刻降低最低幸福标准是他的生活准则加长寿秘诀。

就像他最爱的《搏击俱乐部》里讲的那样,生活的唯一方式,是不抱任何期待。

虽然有合约在身,他并不觉得他会参演《美国队长》续集,毕竟都掉冰川里去了,而后面的故事谁也说不准,全看漫威高层。

 

他不愿给自己过大的压力,有活最好,没有倒也自在清闲,自己努力找工作就是了。

 

诶怎么像一夫多妻制下的牺牲品,默默等待皇帝或是苏丹临幸的后宫某妃子之类。

这种时刻就是要心态好啊心态好。

 

《美国队长》这部片子本身不错,但其实不怎么考验演技。他扮演的角色前半期是个浪荡却有正义感的花花公子,后期是个忠诚的基友,完美的绿叶,要衬的就是那变高变强变帅的队长这只大红花。

 

Chris一进棚大家就会进入如痴如狂的状态,光线都会亮一点。演卡特的英伦玫瑰Hailey私下也是个很有范儿的女强人,面对Chris时也像打了鸡血一样。

Sebastian自认为不算迷弟,但不得不承认,在他眼里,Chris走过来的时候头上确实顶了两个字:跪下。Kneel before the general.他也忍不住为了他的将军(队长)抛头颅洒热血了。

 

不过这电影一上映,他保不齐会被朋友们笑死。

他一想起那一段断桥上的戏就头疼。

他一脸你死了我绝不独活的表情,他自己演的时候是正常的兄弟生死情,落在有心嘲讽的损友眼里大概就要问“他跳过来你们怎么能不啵一个?导演,差评!”。

 

但他不后悔认识这个人。

他往周围看了一眼。

吧台上做了个白发的欧洲人,在他们来之前好像就在了,正一口一口抿酒。

周围有情侣,有四口之家,也有一对身穿polo衫拿着单反相机对着外面一阵狂拍的基友。

他的目光回到面前的人笑盈盈的脸上,还是习惯性地低了低眼,不忍,不对,是不敢直视他蔚蓝色的眼睛。

 

他脸上竟然有颗痣啊。

 

“你,”Sebastian说,“能给我签个名儿吗?”

 

Tbc

 

一直在施与忽然不知道怎么承受了,翻译:

一直做温柔攻,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做受了(大雾)

咩哈哈

 

评论

热度(24)

  1. 存文小仓库ange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