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Evanstan] 5 days and in between (完)

流水账,友情向(?)

各种腹诽ooc(?)

 

For @Madness is Our Way to Go

 

赶在开学之前写完了oh yeah!

 

In between

 

认识Anthony简直是Sebastian那一年最开心的事情。

那么多插科打诨间生出来的兄弟情让他觉得宣传期多累都是值得的,因为虽然累得半死,但唯一的身体不适是为Anthony的笑话笑得面部肌肉僵硬。

 

他有时候为了逗笑别人用力过猛,偶尔还会让别人有点难以招架,自己也收不回来,很是尴尬。但在黑人兄弟创造的轻松氛围下,他也开始露出自己最自然的状态从而获得更多人的喜爱。Sebastian内里其实是一个挺有趣的人。

 

Anthony还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他和Chris之间的紧张感。

把Chris当作“自己人”,还说了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后,Sebastian总是特别在意他“好不好”,是不是开心舒服。

他又是那么尊敬Chris,这个一肩扛起美国队长系列的男人。他偶尔还有些愧疚,他想自己的付出和奉献,以及对这些电影的重视,并没有这个人多。

他有些怜惜他。他随时准备在那个人坠落时接住他,但Chris似乎不大领情。

 

队三好多记者会上,记者问他们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会支持哪一个队。Sebastian知道Chris很喜欢钢铁侠,但哪有人不支持自己的?他生怕Chris难堪,赶忙说我支持美队。

结果Chris说,当然是钢铁侠了。

毫不介怀灭自己威风,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妈妈,这个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他总是上赶着去接应,却发现对方早在别的口子下了。Sebastian发现自己总是白担心,他很想护住这个孩子,但小孩在外头撒欢,根本不需要他。

 

当然,还有公关的千叮咛万嘱咐。

 

他也就渐渐和Anthony走得近些。

 

 

 

 

 

Day 5

 

队三最后一场亚洲宣传结束,Sebastian突然考虑到未来的就业问题。

他很希望《黑豹》电影能出来,顺带交代一下冰柜里某老兵何去何从,但这件事谁也说不准,还是不要瞎指望了。

 

这三部曲他每一部都有出现,他也算载入“漫威”史册了。最重要的,是他对这些电影有回忆、有感情。一个演员不能要求更多了。

 

 

 

 

 

在亚洲宣传有个好,就是走在外头只要戴个墨镜,还是很少会被认出来的。他们在这些城市街头漫步时,可以享受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镁光灯之外的时光,难得清闲,乐得自在。

 

Sebastian沿着街边散步,看着街边一爿爿小店上面闪烁的方块字。他大部分都不认识,但能根据店里的情形猜测它们是什么意思。他刚好经过一家卖“包子”的店铺。他在网上搜过实物图,所以认得。想到这个国家的人给他的亲切昵称,他不禁失笑。

 

“嘿!”

他转头,看到一个戴墨镜的魁梧帅哥骑在一只毛驴,不是,是一辆…scooter电动车上。

WTF?!

“上来吧我带你一会儿。”那人说话间拿手拍了拍后座。

好一个送女朋友去上课的中学生。

 

“哪儿来的?”

“偷来的。”

“呵呵。”

 

他横着从左侧坐到了后座上。右胳膊伸出去揽住了前面人的脖子。

“我嫌快就掐你。”

“…”

 

Chris开始加速。周围的景色跟着晃了一下,然后飞快向后退去。

五彩的灯和热热闹闹的店铺混着汽车喇叭声刹车声吆喝声构成一幅城市风情图。

Chris在各种机动车非机动车和行人之间横冲直撞杀出一条血路。

简直像坐碰碰卡丁车啊。

 

他在后座上百无聊赖地走神。

他想起那天楼顶上喧嚣的风和站在旁边的Chris。

他还记得今天在后台,Chris拉了他一下,又走到他前头,他后面是杂物间,他相当于被堵在一个梯子前面。

Chris很高,站在跟前很有些压迫感。

“你最近跟Anthony走得挺近的啊。”

“啊,是。”

沉默。

接下来,Chris看着他的眼睛说,I really like you.

他愣了下有点不知道怎么接。正当他想张口说点什么,Chris又说,

And I really want you to like me.

简直像幼儿园小朋友的对话啊。

他心里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还有点闷闷的钝痛感。

像一朵垂在枝条上已然枯萎干瘪的花落下第一片花瓣,带着褐色斑点随微风轻巧地旋转着降落触地。提醒着观花人自己也在老去。

他什么也说不出,只能说,I know.

Chris看了他一会儿,拍拍他肩膀走了。

 

现在,他们磕磕碰碰地行驶在一个陌生但友好的城市。Sebastian的头正好到Chris的肩膀。他决定放飞想象,假装他们在一个漆黑的城市展开冒险,他们正飞向未知的远方,那里有天底下最为好玩和新奇的事物。在这个奇迹与希望之都,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听,前面不就有警铃声了嘛。

这次我们该到哪儿去解决麻烦,超级英雄先生?

 

 

 

 

 

In between

 

Anthony发来贺电:生日快乐!并且配了一张图和一个惊恐脸。

图是一张推特截图,上面是他和Chris在宣传期的合影,他拿着一张A4纸,上书All your wildest dreams will come true. 他一脸挑衅,手还搭在Chris身后的椅子上。

Chris给配的文字是,Sebastian生日快乐,我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帮你写完你大学毕业论文的。

 

他看着这张截图老半天没反应过来。

老子上的哪个大学你知道?我写论文的时候还不知道您这位大侠在美国哪个角落吃香喝辣呢。

 

他想,难不成是宣传队三?这个论文是说史蒂夫和巴基?那你后面打个逗号写个巴基是会掉块肉还是怎样?而且前面生日快乐是给我的,这不是明摆了叫人误会吗?这个配图又是闹哪样?

 

他气不打一处来,给Anthony发了一条讯息。

“队长黑化成黑帮老大我没意见,可人巴基是他马仔又不是他马子,他这特么是把老子当妞泡了?”

别以为坐过你的车后座我就是你的女人啊有这么纯情的玩法吗。

 

Anthony立即回了一条:

 

“他想搞情况。”

 

他差点一口喷出来。

Anthony又说,“我拒绝参与,珍爱生命,远离3p。”

他深吸了一口气。他们真的不要惹他他发起火来自己都害怕。

 

他决定喝口水压压惊。

他准备开冰箱拿矿泉水的时候经纪人来电话了,说新一部复仇者联盟的电影,会有冬日战士。

他拿着水在厨房水槽前站了一会儿,手指轻轻弹着边沿。

有个人在这儿切过水果,还嫌弃过他家的刀不好。

 

他想,那就明年见吧。

 

 

 

 

 

Epilogue

 

Chris发完推以后拿着手机发了好长一会儿呆。

 

Chris自己过生日的时候,party上在放NorahJones的Don’t know why,他差点跟着节奏和那句don’t know why I didn’t come对发来祝福、小他一岁的那个人问上一句,你干嘛不来?

 

他偶尔看Sebastian在insta上和基友互相表白,和Anthony勾肩搭背,一方面觉得刺眼,另一方面也暗搓搓希望陪在他旁边的是自己。

没什么啊,他想,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那天他喝醉酒弹琴,身边的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像只受惊的幼兽,却看得那么专注,好像生怕漏了手指的哪怕一点点轻微的跳动。

这曲子他闭着眼睛都会弹,所以一直在看另一个人。

他心里的焦躁就好似找到了出口,像泄洪一样被排挤和疏导出去了。

 

他觉得自己迄今受过的委屈、苦楚、耻辱,乃至犯下的罪孽和随之而来的痛悔都随着这股洪流流出去了。

这话他当然不会和Seb说。

 

Chris在手里转了下手机,想,

 

明年见吧。

 

End

桃总把包子困在他和楼梯间,开口唱到: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Do you want me, do 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评论(8)

热度(36)

  1. 存文小仓库ange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