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埼杰]掌心向阳


他爱上了一个守灯塔的人。

 

  • 竟然HE!我怎么了?

  • 无证骑士无端帅出天际。

  • 全员助攻。

 

 

 

 

 

“老师。”

 

“嗯?”

 

当时埼玉正和弟子追捕一只白线怪。那天正是星期天,埼玉发现自己要是再在家里躺着就又要完不成英雄协会指定的打怪数目了,于是匆匆忙忙跑出家门。

 

他们赶到Z市某超市门口,怪物通体雪白,赤条条不着片缕,怀里抱着一包从超市里抢来的面粉,一面撒一面踩着地上白色的粉末画出的线条前行,还在哇啦哇啦乱叫:“让开让开我要是踩到白线外面就会爆发的!你们全都会不得好死!”

 

埼玉一边追一边忍不住吐槽:你累不累啊我看着你都累。就算你是只允许自己触碰白色物体的强迫症患者,不代表你有资格不穿衣服秀自己的白肌肤啊,大哥你好歹搞一条白内裤穿上好不好多影响市容啊。路上还有小孩呢你考虑一下家长的感受好不好?

 

所以,在这样一个紧急的态势下,他对旁边人的话做不出及时恰当的反应也是情有可原的。

 

“老师,我喜欢您。”

“哦。”

 

埼玉漫不经心地应着,随后突然停下,脚下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一声响。

 

他转头看着杰诺斯,嘴呆然地张大成一个圆形。

 

“啊?”

 

 

 

 

 

几分钟后,埼玉把白线怪踩在脚下。他都没怎么用力就见那只怪物鬼哭狼嚎着企图抬起他的脚。

他这时候才重新提起了这个似乎被重新开始追逐怪物的两个人同时遗忘的话题。

 

“你刚刚是对我表白了吗?”


“是的,老师。”

对面的人一脸正派。仿佛自己刚刚问的是他今天有没有完成打怪任务。

 

人表现地如此行得端坐得正,埼玉反而有一种是自己不正常的错觉。

以至于他问了一个极其傻逼的问题。

 

“为什么?”

 

杰诺斯脸上似乎在一瞬间闪过了受伤的表情,然后又立即恢复了一张扑克脸。

 

“因为想说。不过我确实没有考虑到自己的立场。我向老师表示歉意。”

“没有…”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故作轻松地说出一句:“谢谢啊,”

“但我…没有谈恋爱的意向。”

 

“我知道的老师,”杰诺斯说。“我知道的。”

 

 

 

 

 

他们之后的生活一如往常。

 

杰诺斯有一天出去采购,在路上碰到了无证骑士。

搁在平常杰诺斯不会对他有什么兴趣,搁在平常杰诺斯不会对老师以外的任何人感兴趣。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无证骑士奋力飙车的身影和紧咬牙关的表情里有什么触动到了他。他突然不自觉地出声。

“喂!”

自行车急停,发出一阵刹车声。

 

那个人回了头。

“杰诺斯君!”

 

 

 

 

 

“老师,我想到无证骑士他们那里去,和C级英雄们磨练一段时间,希望老师能应允。”

话说出口杰诺斯就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两个人的生活仍在继续,表面上依旧平静,却还是掩不住些许尴尬。像暗流涌动。

他们不再一起去公共澡堂,同时心照不宣地不怎么一起出去购物。

 

“我从老师这里学到的东西还远远不够,所以我离开只是一时的,还会再回到这里来。这确实是我自己任性,但也希望老师,可以…可以…海涵。”

 

杰诺斯等了很久都没有等来回复。他一直低头跪着,现下微微抬了头。

 

埼玉看着他,眼神深邃,里面的东西他看不太懂。大概是对于他恣意妄为的无奈吧。

 

“行。”埼玉说,“你走吧。”

 

 

 

 

 

一个月后。

 

无证骑士其实每周都要做不少善举,从功劳来讲已经可以晋升B级了。可他却甘愿呆在C级,拒绝升级。

 

杰诺斯一边跑一边问他为什么。

C级英雄们有着非常忙碌的日常,几乎没有歇息的时候。他们永远都在从一个现场奔赴另一个现场,因为没有像样的交通工具或者飞行的能力一般要么跑步要么骑自行车。

很多怪物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很多时候他们只能起到通知更高级的英雄后为他们争取时间,以及疏散和保护群众的作用。据说,许多人牺牲了生命,也不过为B级英雄争取到了微不足道的分分秒秒。

 

但多数情况下,敌人都比较神奇,甚至是…没有太大的害处。

比方说今天的怪人,他身体是常人的两倍高,一只手上拿着梳子,另一只手则不停地从口袋里掏出皮筋,然后向着周围的年轻女性伸出罪恶的双手,将她们…通通地…梳成三股辫的造型。

 

这份技艺和手速可以说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英雄们还没看清它的动作就又有女性遇害,女孩的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发根部分飞快变成了一条三股辫。被放开后她掏出梳妆包里的镜子,照了照自己就马上惊叫起来,手扯着头顶的辫子却发现怎么扯都不松。

 

前头跑着的C级英雄们缓缓将他包围,穿着T恤发型用摩丝固定成油黑发亮的背头的大背头男跑在最前面。

“你不要把自己的欲望强行施加在别人身上啊!”背头男喊道,“其实我也…希望满街的人都能是大背头啊!可我一直隐忍克制自己的欲望啊!这是一个人做人的基本!”

他说到这里已经快哭了。

“可你竟然…不可原谅!”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向怪物跑去。

 

“我,喜欢跟这些人呆在一起,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无证骑士帮着那些女孩们解开辫子,顺带指了指前面那群C级英雄。“我可能一直不大求上进吧,我知道英雄协会希望大家互相竞争不断提高排名,但怎么说呢,我就是提不起兴致。我好像从小就是这样,小时候也和成绩中间的同伴们最玩得来。杰诺斯君应该一直是优等生吧。”

 

杰诺斯不置可否。

 

无证骑士继续说,“记得小时候老师还讲过一个故事,说佛祖释加牟尼对着满屋的弟子讲学,什么话都没有说,用手拈起了一朵花。底下坐的千千万万的弟子里,只有迦叶一个人微微一笑。佛祖说,迦叶悟道了。

“老师肯定希望以此激励我们吧,可我当时满脑子都是那些剩下的人。就是那些没有笑的人,笑不出来的人,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人。我想,他们该是怎么样的情形呢?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注意力总是不知不觉就移到了他们的身上。”

 

杰诺斯眼前出现了一个笔挺的身影。黄色战斗服,白色披风,锃光瓦亮灯泡一样的光头。犀利的眼睛。一个C级的英雄。

杰诺斯第一次跟他提起英雄协会,那个穿着英雄战衣,做了那么多年英雄的人,惊讶地像听到了一件闻所未闻的事情。

“英雄还要注册?啥?!”

 

“做英雄是我的兴趣。”那张坚定的脸,和眼前这张明明没有在骑车(今天早上无证骑士的自行车阀门不知道被哪个缺德的人拔了)却还戴着头盔和护目镜的人重合了。

“不过有时候,也挺害怕的。害怕被丢下,害怕大家都在往前跑,而我却在原地踏步。如果世界都在跑,那我停止不动,是不是和向后退也没什么区别呢?”

 

曾经有一次,老师在上网浏览自己的英雄排名的时候,沉默了两三秒钟。杰诺斯仿佛从他的背影里听到了一声叹息。

 

“我觉得,”杰诺斯缓缓地说。想象着自己同时也在向那个有些孤独的背影说着话。“大家都在跑,只不过方向不一样而已。”

 

无证骑士笑了。“谢谢你,杰诺斯君。”

 

而我想跟在你们的身后跑,老师。哪怕这条路,这个方向,选择的人不会多。

我想跟着你,老师。

 

 

 

 

 

“你要是那么在意,干嘛让他走啊?”龙卷一本正经地说。

 

埼玉刚含了一口水,直接给喷了出来。

 

他和King以及龙卷正坐在一个精致的西餐厅里,上头的吊灯上挂下来一只边沿略宽的黑布帽子,灯泡被塞在里头。

他们坐在角落里,几棵竹子把他们完美地掩藏了起来,透过竹子的间隙和落地窗户,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形。

 

“刚刚跑过去的是你那个机器人弟子吧。我就说呢你什么时候转了性喜欢起这种小巧可爱的店面来了。前几天他们也经过了吧。你就不能找个光明正大一点的偷窥方式吗?啊啊啊啊这个跟踪狂,真是好~~~~恶心啊~~~~”

 

King把头从游戏机上抬了起来。后知后觉地道:“哎呀我就说他怎么天天找我们陪他来这里!”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马克杯和龙卷面前的提拉米苏。然后晃了晃埼玉面前的白开水。“就他。一天一杯冰水的消费量,他怎么好意思在这儿坐着啊!”

随即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拼命点头。

 

埼玉罕见地失语了。

“不是,我,我…到外面看一下情况。”

说着起身往外走。他们应该是沿着那个方向…远远跟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他也就马上返回来了。

“你们等我啊。”

说着他推门而出,把两个友人起哄的声音留在身后。

 

 

 

 

 

英雄协会总部遭到了鳄鱼怪集团的突然袭击。

 

它们事先就安排了声东击西的戏码,首先在远离总部的E市发动了大面积攻击,将大部分A、B级英雄吸引并牵制住后,安排部分人马围堵一些强大的散兵英雄,然后把剩下的最为精锐的怪物部队派到总部企图一举占领大楼和其中的管理层。

 

无证骑士和杰诺斯赶到顶层时候,他们的C级伙伴们非死即伤,只有大背头男和快拳超人两个人在苦苦支撑,将手无寸铁的人们死死互在身后。

 

杰诺斯一赶到,身旁忽然冒出两个绿油油的鳄鱼怪左右夹攻。他们好像早就知道他会来似的,故意将两个强大的兵力留了下来。杰诺斯面对着他们展开了苦战,眼睛却一直看着冲过去帮忙的无证骑士和另外两个同伴。

 

他们根本不是鳄鱼怪的对手,一直处于下风,渐渐体力不支,后来就只有挨打的分,场上只剩这三个人被围成圈的鳄鱼怪一拳拳砸到身上发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砰砰声。拳拳见肉,血沫横飞。

 

最后,只剩无证骑士还勉强站着,身体摇晃着,似乎随时会倒下。

其中一只怪物嘿嘿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勉强自己呢?何苦做无用功呢?打倒你我们不费吹灰之力,你们却可能为此丢掉性命。”

 

杰诺斯情急之下,已经准备舍掉自己一条胳膊只为争取快点跑到无证骑士身边。

 

无证骑士吐出一口血水,里头掺了一颗牙。

 

“我啊,”他仰着头说,“知道打不过你们。可我不得不战,不得不战啊。我不得不战斗到最后一口气,因为我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丹田喊出了一句话。

“是英雄啊!”

 

此时,总部大楼顶层的地板突然破了一个大洞,冲击波逼得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破出来的大洞好像贯通了不止一层,暗沉沉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洞里忽然吹来一阵大风,扬起了周围的颗粒物和沙尘,迷了所有人的眼睛。

 

在沙尘之中窜出一道光,左冲右突间只听一声声惨叫和惊呼。

等尘埃落定,视线重新变得清晰以后,杰诺斯发现鳄鱼怪全部倒在地上,无证骑士身子靠在某个人身上。

 

白色披风,黄色战衣。这一个人,孤傲地撑起了他们的天与地。

 

 

 

 

 

“今天谢谢老师了。”

“嗯。”

 

他们站在废墟旁边。英雄协会里到处是人,忙着整顿秩序和安排修缮工作。埼玉站在杰诺斯旁边,却并不看他。

 

“你不用到无证骑士他们那边去吗?”

“啊,嗯。今天谢谢老师了,老师辛苦了,再见。”

 

杰诺斯拐过弯去,听到一阵巨响,地也跟着抖了一抖。他有些奇怪,脚步稍一迟疑又往前小跑着离开。

 

埼玉仍然站在废墟旁边,半蹲着。他身后是一堵墙,被一拳打穿。

“我在干什么啊。”

 

龙卷从墙上的洞里伸出头来。

“小屁孩又被你赶走了?”

 

埼玉没有答话。

 

“还好你一直暗地里跟着他,吓坏了吧。”

 

埼玉终于自言自语似的回应,同时,蹲在地上观察起自己伸出的右手。“哈哈,到现在还抖个不停。”

 

她走到了他的身边。看着杰诺斯刚刚离去的方向,拨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我说,你那么在乎他,究竟为什么不把他留下来?”

龙卷不可置信地看了蹲在地上的人一眼。

埼玉站了起来,腰板挺得很直。

“他说喜欢我,可他根本没接触过别人。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个世界,就这么从此被绑在我身边也太无趣了一点。”

埼玉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叹了口气。

“而且我这个人啊,不大适合恋爱。只能打打怪。他有一天会厌倦的。就像我一样。什么事儿,都是够不到才美好。要和我一样什么都能轻易打倒和征服,生活就会没了趣味。”

 

他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远远超过二十个字吧。

龙卷都要合不上嘴了。

 

然后,她眼前出现一片海洋。海上有一座灯塔,塔上站着一个人,为一艘黑夜中探寻广阔世界的小船照亮着前方的道路。

她竟然有点动容。最后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轻声叹了口气。

“歪理啊。”

 

 

 

 

 

英雄协会重新修缮后开了一个庆祝酒会,邀请各级英雄到场。

龙卷和King把埼玉拖来了现场,他莫名其妙地被灌了好多酒,和好多他根本不认识的高管碰杯。他敢发誓这个人刚刚已经来敬过一次酒了。难道他又脸盲了?

 

然后他的脚就被龙卷的高跟踩了一脚。龙卷今天穿了一身小黑裙,头发盘起来了,看起来像个陌生人。很像某电视明星。他可能又脸盲了。

 

他一抬头,他的弟子正西装笔挺地走来。

然后周围的一切就成了过眼云烟。

 

杰诺斯好像还有点局促,犹豫着看了看他,好像想走到别的地方去。

“杰诺斯。”他喊了一声。

声音不怎么大,他也不知道怎么围在他旁边的人都不说话了。

“过来。”

世界突然安静了。好像黑暗的舞台上唯一的一束光打到了眼前人身上。杰诺斯向他走来。旁人为他让出一条路。埼玉看着人走到眼前,黑色的西装衬得脸更白了。眼神清澈而犀利,河流似的流进心里,又似箭矢穿过心脏。

 

他觉得自己千杯不倒,倒是醉在了这人的眸子里。

 

 

 

 

 

“你今天气场都变了。”龙卷和King以及埼玉站在一起目送杰诺斯和C级英雄们离开的时候说。

“把领导都哄得乐开花了。你嘴皮子什么时候这么溜了,喝醉了吧。”

“就是,”King附和道。“你一般也就在和我们去寿司店的时候说一句什么,吃什么三文鱼卷啊,吃龙卷吧之类会让人一瞬间冷下来的笑话。”

埼玉百无聊赖地想到一句话。杰诺斯说的。他当时坐在餐桌前等着吃早饭。埼玉第一次给他做的。

“老师好像真的什么都能办到…”

 

埼玉看着平底锅里翻烂的鸡蛋。你特么在逗我?

杰诺斯补充了一句:“状态好的时候。”埼玉已经顾不上他话语里的矛盾了。他有点出神地盯着桌子前面坐着的人。这小子,刚刚笑了吧。

 

埼玉对龙卷和King说,“我今天状态好。”

 

 

 

 

 

杰诺斯坐在一排病床旁边。

外头阳光正好。透过白色的窗帘,在白色的瓷砖地板上洒下一片金光。

 

床上的人闭着眼睛。

空中似乎还回响着他前一天说过的话。

“我不得不战,不得不战啊。”

 

他又神游到老师身上。每一个早晨,那个人都要走到挂在墙上的战衣前头掸灰,全副武装后对着镜子摸一把光头然后出门。

 

杰诺斯早就在大门口等着他了,看到他来就替他推开门,两个人一起走到外面。

阳光普照。

 

每天回来老师都会看一会儿动画,杰诺斯坐在旁边给他削苹果。有时候两个人会一起看一部动作电影。

 

周而复始,那个人眼睛却从未蒙上灰色。重复单调的生活,永远打不完的怪物,从来没有改变那个人的根性。那个人的灵魂像一把刀,越磨越亮。

 

原来有些事情明知没有结果,却还是不得不做。不是为了得到好的结果,也不为得到他人的认同。而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信念。

 

明知道佛祖不会应答,还是要跪下祈求。明知道永远到不了那座庙,还是要匍匐着前进,再叩下那第一万零一个头。

 

海浪拍打着小船,将它一点点向后推。

虽然知道不会有结果,可他想他还是只能握着船桨,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去推动那沉重的深蓝色海水。

 

因为他的灯塔在前面。

 

“我要最后去办一件事。然后,我想回到老师身边去。”

他对着睡着的伙伴们说。

“这些日子以来,真的非常谢谢你们。”

 

杰诺斯离开以后,床上的无证骑士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眼里满是笑意。

 

 

 

 

 

杰诺斯报仇的过程顺利得让他讶异。

 

他根据英雄协会提供的情报一路追踪到一栋研究设施,偏偏设施内外几乎没有设置什么防线或者陷阱,只有几个杂兵守卫。他一路杀过去,在设施最深处发现了暴走机械人。

 

杰诺斯和他战了三天三夜。等到杰诺斯从设施里爬出来的时候,两条腿已经不能动了,只能用两只手把身体拖到外面。

 

得赶紧给博士打个电话啊。

这么想着,他失去了意识。

阳光温柔地照到他的身上。

 

 

 

 

 

“好,上上上!”

边上冲出一批人马,把地上的机器人弟子扛上担架就走,旁边焦急地跑动的不是别人,正是博士。

 

“几乎整个英雄协会的人都出动了。”说这句话的是地狱的吹雪,身后跟着一堆吹雪组的人马。

“我们为了端掉这个窝点已经前前后后工作一个月了,怎么就非得等这三天?”她身上披着外套,看了离开的担架一眼。

“明明你一拳就能打倒,怎么就非得让他去,好像这几个星期收拾掉这栋建筑里所有其他怪物的人不是你一样。也是不怕他死啊。还好没出什么岔子,要不然你怎么对协会和我们吹雪组的人交代。”

 

旁边的埼玉笑了笑。

“你姐姐最近过得挺好的。”

吹雪愣了下,随即冷哼了一声。

 

“他的仇,当然得他自己报。替他报仇,或者帮他把那个暴走机械人打残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想过去做,不过,说到底,那种拔掉他羽翼一样的事情,我做不来。我没有阻止他的权利。”

 

吹雪想起了刚才,他们在另一幢距离这里不远的高楼楼顶观战的场景。战斗的过程里,站在她身边的人把楼顶边的栏杆捏出了好几道裂纹。”

 

她难得地有点感慨。甚至有点动容。

 

 

 

 

 

埼玉这几天里,已经把这条从博士研究所通往自家的路来来回回地走了无数遍了。最难的是要装作偶遇和惊讶的样子。

他一边走一边在反复练习自己的表情和台词。

 

“哎呀,巧了。一起回去吗?”

他决定什么都不问,多余的话也一句不说,要是人愿意跟着,就这么把人带回去再说。

 

要是杰诺斯没有跟他回去的意思,走这条路只是为了去这条路上的超市买打折牛肉…这种事到时候再说吧。

 

 

 

 

 

他走累了,靠着电线杆走神。

 

也就才几个月前,但似乎已经是好多好多年前了,他记得他们两个人在屋子里一起看一个综艺节目。里头有一个趣味问答环节,让嘉宾把自己最尊重和敬爱的偶像比作某样东西。

 

一个年轻女孩说自己最爱的偶像是场上另一个中年男明星,把他比作了一根发光的电线杆,说他一直在为她指引前行的道路。那个男明星一脸尴尬。

 

杰诺斯转头问他电线杆为什么会发光。以及它发光了以后怎么指引光明。

 

埼玉装作四处看风景。

 

然后杰诺斯说,对我来说,是老师。

 

他接着说,我觉得老师像一个守灯塔的人。

 

 

 

 

 

埼玉想着阳光下麦子一样的金发。光的色彩。温暖的光。

埼玉想,我守的灯塔…或许就是…

埼玉想,要是这一次杰诺斯再告白,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不答应了…这一次,他绝对没有办法再克制自己了。不是因为那些理由不存在了,而是那些理由被灯塔的光一照就会化作乌有。

 

在黑暗里,在波涛汹涌的海上,灯塔上射出一道光,指引着船只前行。

 

他听到这条路的尽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Bgm-lighthouse keeper

 

End

                                                 

                                                                                                                                                                                                                                                                                                                                                                   


评论(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