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埼杰]岁月向晚

  If recollecting were forgetting, 

  Then I remember not. 

  And if forgetting, recollecting, 

  How near I had forgot. 

  And if to miss, were merry, 

  And to mourn, were gay, 

  How very blithe the fingers

       That gathered this, Today!

                      —Emily Dickinson

 

如果细数回忆等同忘却

我已失忆

而如果忘却意味着记忆

我只差一点 就遗忘

而如果想念 变作快乐

哀悼 成了欢愉

今天 采撷这些的手指

该是怎样的 无忧无虑 

                         ——狄金森

 

 

那天下午,天降鹅毛大雪,大地银装素裹。

天昏地暗间,他们一起躺在公园的雪地里。

 

“你感觉怎么样?”

“很冷,老师。很冷。”

“我的光头更冷。”

“哈哈哈。”

 

“那心脏怎么样?”

“平静多了。”

 

埼玉转头,看向平躺着的人。他的俊脸离自己很近,触手可及,却被中间飘荡的雪花遮住视线,白色的雪衬着白色的脸,倒像是在梦里的场景。

 

“难过吗?还是开心?”

“开心。”

 

“杰诺斯。”

“是,老师。”

“我没喜欢你。”

“是。”

 

 

 

 

 

他们一直待到了天黑。因为两个人都是不会,或者说不能感冒的体质。

如果一个人躺在雪上,上下摆动两只手臂,左右摇摆两条腿,站起身就会发现雪地里身体的印记变成了长着翅膀,穿着裙子的天使。

 

他们不断摆动四肢,玩了起来。

 

“杰诺斯,我没喜欢你。”

 “是,老师。”

 

杰诺斯在埼玉的带领下和他在这片雪地里造了无数个天使。早上要有人经过这满是天使的天国,大概会吓死。

 

埼玉于是就给杰诺斯讲了一个故事。

厚厚的雪,其实分了三层,各有各的意识。

最上面的一层雪,冷风呼啸着在它身上扫荡,它在喊冷。

最下层的一层雪,有上面两层雪压在它身上,它在喊沉。

中间的一层雪,它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地。它在喊,我好寂寞,我好寂寞啊。

 

埼玉用指尖碰了碰他的脸,问他,你懂吗?

杰诺斯说,我懂,老师。

 

 

 

 

 

埼玉说喜欢杰诺斯的那天,杰诺斯的机体忽然故障,全然不能运作。

埼玉第一次把他送到博士那里的时候,还被狠狠嘲笑了。

 

后来当机一再发作,他们也就没有办法等闲视之了。

 

埼玉第三次来接杰诺斯的时候,杰诺斯被切换成了睡觉模式,博士安静地坐在他床边上。

埼玉靠过去的时候,发现年迈的博士维持着这个姿势睡着了,轻声打着呼。他在旁边站着等了好一会儿。

当博士抬起头的时候他就站在对面。

他清晰地看到博士满是褶皱的脸上有着两行泪痕,反射着头顶的灯光。

博士说,“我当年,没有想过。我实在是没有想到。我不曾想过他会恋爱。我设定的机体承受不起…我的研究里也没有相关的…”

然后就哽咽着说不下去。

 

埼玉此时却想着,杰诺斯。他真的是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养育和怜爱啊。

 

 

 

 

 

克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杰诺斯无数次捂着胸口倒在地上。

折衣服的时候。买菜的时候。散步的时候。

有一次他进卫生间去刷马桶,半天没有出来。

埼玉打开门一看,发现他拎进去的小桶倒了,水漫了一地。

一个机械人跪趴在地上,拳头捏得死紧。

埼玉蹲下身去,把他翻过来,让他枕在自己腿上。

他抚了抚他的金发。

杰诺斯艰难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老师。”

埼玉打断了他。

“杰诺斯。我没喜欢你。”

杰诺斯翘了翘嘴角。

 

 

 

 

 

“你确定?”

“我想呆在你身边。”

“呆多久?”

“老师想让我呆多久就呆多久。”

 

他们站在研究所外面。

天气正好,万里无云,研究所前面是一块荒地,现在已经种上了草,五彩斑斓的蝴蝶在其中翩翩飞舞。

埼玉知道研究所后面是辽阔的空地,一马平川,可以一眼望到遥远的地平线。

 

埼玉对身旁的人说,这世界和我的光头一样,是一个圆。有来有往,有去有回。四季轮回,人的感情也不会消失。你投放的一切,总有人接收。

他说,“杰诺斯,我没喜欢你。我一直都爱你。”

 

机械人停止了工作。

“啊?你说什么?我也是?”

埼玉摸了摸杰诺斯冰冷的脸。

“我听到了。”

 

 

 

 

 

克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一样不能阻止的东西,其实可以反向。

他们反接了杰诺斯的人造神经通道。

从此,快乐即是悲伤,过热即是冷,而这具机体是如此耐寒。他不会再出故障。

 

全身的血液奔腾不息,鲜活的是他的生命。像那些生机勃勃的草,飘零旋转的雪。呼啸着,呼吸着,活着。不可阻挡。

 

弟子让血液逆流,逆天而行,正是为了让自己这份不可阻挡的爱,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

 

而老师也注定为了这样一个人,承受一份沉重到过分轻盈,浓厚到近乎透明的爱情。

 

两个人都注定是冬日的居民。在灰色的世界里,握紧彼此的手。

 

 

 

 

 

他们又一次躺在雪地里。阴暗的乌云底下,埼玉又问了他相同的问题。

 

“你感觉怎么样?”

“不冷,老师。不冷。”

“我的光头也不冷。”

“哈哈哈。”

 

“难过吗?还是开心?”

“开心。”

“……”

“老师,你怎么哭了。”

 

“杰诺斯?”

“嗯?”

“我爱你。”

 

杰诺斯一直望着天上暗涌的密云,和缓缓降临的大雪。它们仿佛舞动的精灵,白色的天使,恋人们的魂魄。他翘起了嘴角。

 

“老师,我也爱你。

“老师,天好蓝啊。”

 

End

 

BGM-Blue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