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黑色春天 part 1

中国有嘻哈拉郎

感谢 @沧灵 点梗 优等生赵涛 & 黑道大傻 王家卫风,自顾自带了盖桥同飞(诶)

努力思考着何为王家卫风…哭哭




 

赵涛点起打火机,把本子烧了。本来想一页一页烧最后不耐烦了就握成一卷,点了一个角,扔到地上,又看着它烧完。灰飘得满天都是,跟清明上坟一样。埋一份感情,其实很像埋了一个人。

 

要是两个人活得太紧,挤在一个小世界里,那这世界任何一点变化都会触动到神经末梢。人一走,这个空间就多出一个人形的缺口,难以忽视。他又不得不与这个残缺的人生达成共识,和床底下的怪物和谐相处。

 

大傻当年说干了坏事儿以后晚上总睡不着觉,床底有东西一样。后来明白床底啥也没有,是心里有鬼。这种时候他还给赵涛打过几通电话,半夜困得要命,也没什么好讲,就听着听筒里的呼吸声。大傻隔一阵儿就喊他一声,让他别挂。赵涛就半梦半醒应一声,掐一把大腿让自己勉强保持清醒。

 

 

 

赵涛把一箱子红牛搬上车厢,把车开上高速。他把USB插到副驾驶小格子里伸出来的口子上,开最大音量播放。歌单里都是说唱。大傻很爱听这个,可发现放说唱的时候赵涛拐弯明显加速度,怕不安全,就会给他掐了。

 

大傻自己的汽车驾照跟摩托驾照一样都是花钱买来的,活脱脱一马路杀手。胆大得很,没事就要飙八十一百,大大小小事故经历了无数次,每次撞人,开了车门就开始骂,总能把人唬住。对方再占理,看看他飞扬的纹身跟滑溜的光头,不得不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最后选择私了,私了私了,十有八九也就小事化了了。

 

赵涛备考的时候就天天拿大傻车子练,反正那车破烂得可以,也不怕撞。大傻坐副驾驶陪着,总一副便秘的样子。问他干嘛,大傻就叹口气说您一大少爷就不要学车了行不行,交给我这个司机开。赵涛不理他,往左猛打方向盘。

 

 

 

他往哪里开都能感觉到大傻的存在,在意识深处阴魂不散。他做什么都能想到他,停车停在服务区吃饭,交过路过桥费,甚至盯着路尽头的白云都能跑神。据说印第安人远行的时候,每跋涉一段时间就要在原地歇下来,因为身体跑得比灵魂要快,得给它时间赶上来。他一路奔逃,和灵魂赛跑,渴望着在某一天忘掉这些缠在身上的思念。像粘在身上的泥土,逐渐风干,在奔跑的路上散去,成为尘埃。

 

他开到湘江边上的时候已经过了很多个星期。河水汤汤,光是看就觉得冷。他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胡茬虫子一样爬满了他的脸。虫子上好像还沾了一点透明的液体。他仔细瞧,发现自己眼眶里也全是。他不知不觉竟然哭了,心里却没有太多的感觉。

仿佛是灵魂跑得比他快,超到他前面去了。

 

 

 

在小道上有人伸出个大拇指拦车,是个个子不高,看起来挺乖的背包客,说是去找一个朋友,问他顺不顺路能不能带他一段。赵涛心想我本来也没目的地,答应了。

那人说他叫程剑桥,现在要去找的是以前和他一起搭车穿过大半个中国的兄弟。当年他们铁得像一个人,一起偷东西一起睡仓库,搭上小卡车,在后面草垛上对着天空唱歌,在急转弯的时候故意站起来撒尿,看尿在空中划个弧转向,直接打在车上,还被司机骂了一顿赶下来。

 

赵涛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遇到了个女孩,想和她结婚过安稳日子。婚礼那天他来了,穿灰不溜秋的便装,他把我堵在门口,说现在还来得及,你跟不跟我走?我说不走,他就转身离开了。礼堂布置了很多鲜花气球,一片粉色,他灰色的背影在其中格格不入,然后他就消失了。

 

赵涛照着程剑桥给的地址开,他们到了一个小别墅,从窗户里看得到一架钢琴,有一个男孩在背对着他们弹奏,突然旁边出现一对夫妇,站在边上看着他。很和谐的一家三口。

 

程剑桥说,别停车。往前开。过了一会儿,他颤抖着手指点了一根烟。他说,我们两个人可能总得有一个人在路上吧。然后另一个人留下来好好生活。一圈圈绕回原点,又重新出发。一个人要活出两世洞天。

 

他和赵涛说,那个男人叫周延。他们曾在云贵高原看过最美的星星。

 

 

 

赵涛回家的时候阳光正灿烂,他妈正坐在院子里逗猫,他爸在一边修剪盆栽。他推开院门,他妈抬起头,看到他的时候表情介于惊恐和惊喜中间。他爸冲过来给了他一巴掌。他倒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站起来递到他爸手上。

 

他洗了个澡,坐在床上发呆。他妈趁他洗澡把床又铺了一遍。

 

 

 

那天大傻说,在门口等着吧,我绝对来。他就在学校旁边那小卖部门口坐了一天一夜,抽掉了三包烟,烟头掉了满地,跟祭坟似的。他当时不敢挪窝,觉得大傻已经背叛了这段关系,他要是起身走了,这根线也就断了。他没大傻那么多人生经验,在他短暂的二十年里,他们之间的那点感情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所以他不敢动。他知道他要是站起来走开了,就相当于放弃了自己的某种信仰。有些东西会永远消失,而这正是大傻曾经想要他保留的东西。当然,只是曾经。

 

他觉得自己守着一片圣地,可曾和他朝圣的人已经改宗。可他见过荣光和神启,无法抹去。

他起身,清楚地感觉到撕裂般的痛楚。他扯掉这一部分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丰富和扩大了自我。

 

他躺在小房间里的床上,久违地做了一场梦。梦里大傻说你一定要等我,还要记得,千万记得,等的时候要拿上我出差给你带的那个小沙瓶。

赵涛惊醒了,看到外头天黑了,桌上安静地躺着一个锥形的小沙瓶,里头五颜六色,本有个Z字母,现在沙子都搅和在一起,字母已经看不清了。

 

赵涛心想,啊,怪不得。

你当时叫我等你,我太急,没带沙瓶。错,可能就错在这一点上。

所以你没来。

 

对不对?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