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本马达] Stay Gold(2)

3


Amy留在家附近,Casey则奔在街上找她,Matt决定跑回学校问问有没有人见到Skylar。


他跑过走廊的时候他们院教授正在里面教室上课,粉笔在黑板上划出一条弧线,一边喃喃自语:“等等我刚刚是不是自相矛盾了?对,我是自相矛盾了…”

讲台上放了一本厚厚的字典,那本书Matt记得,说是他们院里刚刚过世的老教授花了一辈子的时间编出来的,死后才出版。

他罗列出了英语中所有的常见介词搭配,汇集成了一本搭配词典。


阳光射进教室,无数白色尘埃纤毫毕现,充满了整个教室,像泛黄的童话书或者老旧的照片,也宛如一场幻梦。外头依旧充斥着学生高声的抗议声,这里却完全不受影响。明明应该是外面的世界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事件,Matt却觉得没有比这课堂更虚假做作的东西了。

真是莫大的讽刺。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枪响,划破了教室的宁静。教授顿住了,却没有转头看窗户,整个人凝固在那里。


Matt闻声向操场上跑,又一次巨响,土地忽然震动,一阵冲击波袭来,刮起的强风直接将他刮倒在地。他趴在地上,左耳已经开始耳鸣。


眼前扬起的尘埃组成了块块白色的幕布,散去后,Matt看到了排排全副武装的警/察,第一排拿着塑料盾牌,后面一排人拿了警棍和喷着水的高压水枪。

他脑子还没转过来,心里闪过亚历山大大帝的马其顿方阵。

之后他惊觉后几排中间露出一个长长黑黑的管子。那是枪口。


然后忽然之间,就像有人把他正在放摇滚的耳机拿掉一样,周围的声音铺天盖地进入耳朵。

到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学生被轰得四处逃窜,还有几个被警察按在地上打。


他觉得自己听见了魔鬼的狞笑。

Hey.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4


全校无限期停课,能回家的学生都已经回家了。


Casey和Matt把Amy送了回去,告诉她什么也不要担心把一切交给他们俩,然后两个人就又回到寝室来了。

Matt在下铺坐了下来,想到当时Skylar就是坐在这里数钱,一张张数他们一起辛苦打工端盘子赚来的绿绿的油油的钱。他们几个抽着烟帮她打算,说要在学校附近租个小屋,过几天就把Jack从那个家里面带出来。


她能去哪儿呢?


Casey一直捂着头坐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他拉扯出脖子上挂的项链,项链上是一只银灰色的蝙蝠。

他把蝙蝠翻转过来,后头刻了一串数字。

Casey抬头看他,眼睛里像烧起了一把火。

“有办法了。”他说。






Casey在外面打了一通电话,回来就说了一句话。

她在越南。


越南。前线。


现如今机场一片混乱,她带着所有的积蓄和行李,竟然凭着一本护照混上了飞向西贡的飞机。

Matt直觉觉得她不是想革命,也不是想去当兵。

她只是想寻死。


这里是东部,反战情绪本就高涨,逃兵数以千计。电视里播报强制征兵的征兵卡尾号的那一天,不少人压根没开电视机。

第二天,学校里就掀起了焚烧征兵卡和体检卡的热潮,操场中间烧起篝火,许多人把自己那张硬硬的白纸往里扔。到处都是烟味。


那天报的尾号是4、7、8。

Casey的尾号是6。他说这件事本来也和我无关的。我哥已经没法陪在我爸妈身边了,我小时候就和他拉钩保证我会保护他们。

Matt的尾号是4。但他的征兵卡体检卡哪怕是社保卡,从出生起就不在自己手里。

他的命从不归国家控制,但也从不归自己掌握。






Casey说,我哥来接我们,我们今晚就走。

Matt说他肯让你跟着?

Casey说我从没求过他任何事。这次,我让他在学生运动和越南前线中间二选一,还把今天的冲突添油加醋给他描绘了一番。我说你不让我去找她,下个月和警/察干架的人里就有我了。

他肯定觉得在战场上,他好歹还能看着我,护我周全。


直升机对落地平台的要求很高,他们半夜上了本地最高的医院顶楼。现下许多体制内部都出现动荡和叛乱,原本处于底层,近期靠武力赶下高层占据控制权的不在少数,这座医院却像个森严的堡垒,有条不紊秩序井然地运作着,他们几乎畅通无阻。


他们在顶楼等待,远远传来机械的轰鸣。一架黑色的直升机从黑夜里凸显出来,蓝红两色的灯光勾勒出其流线外型。它在楼顶白色的圆形中央降落,涡轮激起的风吹得Matt睁不开眼睛。


直升机门开了,里头走出一个黑衣人,风吹得他的风衣向后摆,一步一步走到他们跟前,像一头雄狮,气场极具压迫感。Matt忍住了后退一步的冲动,克制着不去看他的眼睛,眼光触到他两鬓微白的头发,和下巴中间的凹陷,又迅速收回。

来人轮廓锋利,像划开了黑夜一般。他径直向Matt伸出手臂,夜色朦胧,那只臂膀却清晰分明,粗糙而有力。

“Benjamin Affleck. 我是Casey的哥哥。你可以叫我Ben。”

“哥,我在这儿呢!你怎么不理我啊。”

Casey在一旁蹦跶,直接被他哥哥无视。看来是真的很生他的气。


Matt握住了他的手,惊觉皮肤有被割开的痛觉。


男色如刀。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