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Evanstan] 5 days and in between (3)

流水账~腹诽ooc(?)

 

For @松枝悠闲

想到你还给我评论了,想想还是赶在开学前把它写写完吧!

 

@Madness Is Our Way to Go

下面一个完结篇给你哈哈哈

 

文章不过一点碎碎念,但我们共有了小小的一段时空,一同仰望过某些人(cp),想想还是好幸福

 

 

 

 

Day 3-4

那个几乎没有过通信记录的号码忽然发了一条短信息过来。

“困机场!无酒店!地址!”

Sebastian通过不止一种途径再三确认了这确实是那个人的号码(当时没存错了一个数字?),才发了自己地址过去。

他随后打电话给门口的保安交代了一声。

 

他左右环顾了一下,蓝色调的一室两厅,勉强能看。AV收在衣柜倒数第二个抽屉里,check。他贴着玻璃看了看外头的夜景。高高低低的写字楼无一例外灯火通明,商店街、矮矮的住宅区和车流夹杂期间。他记得gone girl里面说过,大家拥入纽约,最后却挤进一个个小小的方格里苟且。但你一出门,就能感受到大都市的魅力。

 

他在学校里谈过一个从小地方出来的女友。她说过,城市再美,它也不是你的。Sebastian倒觉得自己是纽约的一部分,哪怕是一个不足为道的一部分。她后来回家乡去了,他们现在依然还会通通电话谈谈彼此如今大相径庭的生活。

 

门铃响了。

 

他开了门,门口赫然是一个说唱歌手或者在逃的劫匪。来客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墨镜、毛线帽、围巾、冲锋衣,武装到了牙齿。

一路而来,半生风雪。

Chris隔着围巾对着他嘟哝,纽约差劲透了哥们儿。

Sebastian哈哈笑着上前去,给了他一个熊抱。

 

Chris定了明天上午的飞机。Sebastian给了他一条毯子和一个枕头让Chris做沙发客。谁叫他没客房呢,纽约可是寸土寸金的呀!

 

他转身进厨房,Chris说你的待客之道地主之谊呢?过来,陪我坐会儿。

Sebastian从冰箱里拿了6-pack,六罐装的啤酒过来供这尊光临寒舍的大佛。

他们本来想看个电视,却发现Sebastian那落了一层灰的电视机早就寿终正寝,打开就显示蓝屏,怎么搞它都一动不动。Chris说你这就是一摆设啊是拿乐高拼的吧。

Sebastian一边抱怨这年头谁还看电视,一边跑到电视跟前去捣鼓,觉得冷汗都要下来了。Chris在这儿,他也不是全然不紧张的。

 

最后他们决定把Chris的戴尔电脑摆在茶几上看电影。Steve Mcqueen导的《羞耻》,由Fassbender主演,Chris说这样一个好演员,他演的片子我能连看一晚上。故事发生在纽约,倒也是应景。

他们纯洁地不能再纯洁地看各种床戏乃至3p。整部电影偏冷色系,非常现实和阴郁,那些裸露的身体只让人觉得悲伤。

他们静静地看完,间或交换一两句类似于Fassbender演技真赞,或者是,这里配乐加分,节奏真好,Mulligen这一段看得人心都要碎了之类的评语,像两个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的影评人。

 

最后Brandon从自杀未遂躺在医院的妹妹那里走出来,从喉咙深处憋出一句God!之后坐在清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大哭的那一段,Sebastian又一次随着镜头里的人落下泪来。像他小时候面对无数个逃学少年失足少女那样,又像他如今面对那一个个看他两眼就忍不住呼吸困难甚至热泪盈眶的粉丝那样,他心底泛起对于自己、以及对他人难以抑制的怜惜。

生活既是一份上天的眷顾,也同样是一份苦难和考验。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尽管很多情况下他们都不被注意。

Chris在这时候突兀地转过脸来。Sebastian能够清晰地觉察到自己在那个人的视线中流下了一滴泪。但他看得入迷,实在懒得去擦。他想,这大概也没什么好羞耻的。

 

Chris合上电脑以后,Sebastian开了罐啤酒递过去,问他,当时那首How to Save a Life,背后有寓意吗?

Chris说,那天是我一个朋友的忌日。

接下来,Chris给他讲了一个小故事。

在故事里,他是进行心理疏导的志愿者,面对着一个可爱的十几岁少年。那个男孩是他要帮助的病患。

他每周去一次心理健康中心和那个孩子聊天谈心,给他带好吃的好玩的,把那个孩子当弟弟一样的疼爱。

那个孩子有时不肯说话,偶尔却会停不下来,怨天怨地,再自怨自艾,但每次发泄过后心情都会平静一些。一开始他觉得无力,但在男孩开口说话之后又有了信心。他觉得男孩敞开了心扉,就一定不会有事了。在之后的疗程里,他毫不怀疑,男孩的情况在变好。

他有一天冷不丁接到一个电话,说那个孩子自杀了。

他五雷轰顶,整整一周的时间吃不下东西。

所以,他有时候非常想知道How to save a life。

 

Sebastian说,我要跟你讲讲另一个故事。

他说,有一个男孩,和Brandon的妹妹一样,小时候在手臂上划下过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痕迹。这些伤口离动脉有一定的距离,可见他并不是想寻死。他只是难受得只能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处理。像壁虎断尾求生一般,他相信,他通过自残杀死了先前的自己,重生成了一个全新的样子。就好像心上的污垢被洗干净,他可以重新做人了。

他后来学会了用其他的方式完成这种洗礼。他偶尔跑到楼顶阳台上,想象自己一跃而下,或是展翅高飞。他放学路上故意多坐好几站在一个还未开发的荒地下车,然后走到远方去。

他一次次举行着死亡仪式。

只为生活下去。

Sebastian对他说,人,总得学会自救的。别人再怎么努力,也救不了的。

 

Chris伸出手来,捏住了他的左手臂。Sebastian正好挽起了袖子,所以那只手捏在身上,捏在血肉上,又让他觉得身旁的人直接伸手捏住了他的心脏。

嘿,Sebastian说。刚刚那个,可不是我的故事。

Chris没说话,手指拂过Sebastian手腕往上一点点的地方。

 

 

 

 

 

第二天Sebastian被一阵“咚咚咚”吵醒,好像啄木鸟啄木的声音。

他起床推开房门发现Chris穿了件白T恤和破牛仔裤在厨房忙碌,衣服和裤子裹住他强健的身材,背影性感得人神共愤,荷尔蒙气息爆棚。

Sebastian有起床气,顶着满头黑线走到他背后。

Chris在切西红柿,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家里的刀刃缺了个口子怎么不拿去换?

Sebastian笑笑,发现Chris切好的西红柿片边上确实有个微妙的锯齿状切口。

太懒了呗。要么榨汁?

 

最后两个人合力做出了一盘三明治,Sebastian从冰箱里拿出芥末酱和番茄酱。

要哪瓶?

两个都要。

Sebastian帮他撩起面包一角,在里面画了两个上下重叠的十字,一个黄色一个红色。

 

他们上了53楼的天台,一跳跳上了高高的天台边沿。

妖风吹起他们的衣袂和头发,他们鸟瞰着城市的全景,觉得世界在他们脚下。

Sebastian想,哪天该和女孩来这儿闭着眼拥抱亲吻,想象下一秒就会坠落,死无全尸。

他可从来没带人来过这儿。

喂,Sebastian!

Chris用下巴指了指前头。

对面楼顶有一间灰白色的工作间,里头好像还有人值班。

他们秒怂了,赶紧跳了下来。

 

Chris走的那天晚上,Sebastian坐在餐桌上吃速冻披萨,眼一花觉得厨房里站了个人。他走过去把早上落在外面的刀放回到架子上,回到桌前继续啃披萨。

他心里想,唉,这说明哥吃的可不是饭,是寂寞。

 

 

 

 

 

In between

 

Chris生日前几天,Sebastian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跑到购物商城顶楼的KIDSLAND给他买了个小美人鱼手办,他在地铁上直骂自己傻逼。

他气得出来以后买了个巨型的冰淇淋筒,狠狠咬了下去。

 

生日当天,他只发了个信息。Chris几乎立即就回了谢谢,附上很多生日现场的照片,中间夹了一条特别大只、长得特别喜感的狗的特写,后面紧跟着一条讯息。

我的狗说,你要在就好了。

他笑了笑,手一扫,把桌上的手办收回了抽屉。

 

Tbc

标题党:

one night in 纽约,
狗男男约炮不成竟跳楼身亡

小情侣天台殉情为哪般
 

评论(3)

热度(20)

  1. 存文小仓库ange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