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本马达] Stay Gold(1)


1

 

Matt昨晚失眠,凌晨吞了颗安眠药,结果不到六点又醒了。光线不算刺眼,所以吵醒他的明显是窗外冲天的喊叫。他发现自己又偏头痛了,脑袋左边像有把小刀在往外推。他捂着头把窗帘拉开再开了点窗,外头是汹涌的学生潮,不少人绑着头巾举着牌子,前排走着的拉了横幅。三天三夜了。这些人简直像是不睡觉的。

 

想当年他刚入学,晚上睡不着拉开窗帘看,还能见着几个有闲情逸致的开了辆小面包来后头空地,铺开毯子坐在地上喝酒聊天看星星。哪想没几年就变成这样了。

他最近老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生活像一点就爆的干柴,引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那窜小火苗。

 

他一拉窗帘上铺就传来一阵响动,声音很大,特别刻意,他没搭理。过一会儿人就从被子里露出一头卷毛。

“妈的吵死了,关窗。”

Matt把窗关了过去撸了一把那人的头,小孩嘟囔着怎么跟我哥一个操行大清早不给人睡觉要你小爷的命啊之类又睡着了。

Casey每天挂在嘴边那个神出鬼没的大哥叫什么来着?Beck?

Matt觉着自己进了英语系记忆力反而不比从前了。

 

他记着Casey和他说过那哥哥他多少年都见不到一次。这孩子迷糊间还是第一个想到他。兄弟感情真好。

他自己哥哥现在还不知道在和哪个商界精英政坛高官谈笑风生。

 

走廊里突然传来急切的脚步声,随后一个大眼睛的棕发姑娘撞开了门,木门打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Casey绝望地低吼了一声,头一缩,两只手臂一伸一压,把头埋到了枕头下面。

 

Matt也吓了一跳,刚要说她两句:“Jesus,Skylar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就发现进来的不是Skylar,而是她的闺蜜Amy。她撞进来的时候全身都在抖,已经快哭了。

“Skylar家出事了,她人我找不到,到处都找不到!”

 

 

 

 

 

2

 

他们穿好了衣服出了校门往Skylar家赶,游行的学生顾不上他们,一群穿破布牛仔头上插花的嬉皮士却赶忙围上来冲他们喊“做爱吧别打仗了”兼带要钱,被他们避过了。他们插的花色彩斑斓,一眼望去跟花园一样。

人群里一个背着吉他的男人跟着他们走了两条街。他过肩的卷发倒是很有点救世主耶稣的意味。

“兄弟,帮个忙吧,兄弟施舍个10分钱吧。”

他们脚步不停,跟他解释他们真的有急事,等到走开几步,Casey说我上个月一半伙食费可都是捐出去的。我看刚刚那群人里绝对有我们隔壁小孩Aaron在假冒嬉皮士啊?他每天的糖钱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

他明显想缓和气氛,但Amy咬着下嘴唇,好像没听到他的玩笑。

 

他们在Skylar家前直愣愣地站住。

原来房子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片乌黑的废墟,无数灰黑色的木头坍缩在一处,一辆消防车停在一旁,边上围了一圈人,地上几块布盖着尸体,其中最左边一块布非常小,尤为醒目。底下明显是个小孩子。

 

Skylar家是个两层的破房子,父母都是瘾君子,现在买毒品比买菜还方便,家里不设门锁昼夜大开,每天都有一群他们不认识的人在地板上吸毒吃饭睡觉。他们陪Skylar来过很多次,都是来给她6岁的弟弟Jack送食堂打包的饭菜的。她们爸妈一吸毒就是一连6、7个小时跟废物似的坐在沙发上神游,全然不顾Jack在地上饿得直哭。

Matt呼吸几乎停住。他忽地想起上一次送饭,Jack坐在不知道是谁的破烂床垫上玩打火机,被Skylar一把夺过,顺带直接甩了Jack一巴掌。Jack扔了打火机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火灾发生的时候Skylar不在屋里。Amy说Skylar上午去给Jack送饭,一回宿舍把自己所有东西打包了拎了箱子就走,什么都不肯说。她跑来Skylar家里,看到的却是这幅景象。


评论(1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