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It is very unhappy, but too late to be helped, the discovery we have made, that we exist.—Emerson

[埼杰]黑夜之国 片段2

 @杳然书隐 

作为一只面临答辩的毕业狗,应该是要隔一小段时间才能再见了(捂脸)

 

3

 

杰诺斯跟着King回了他们的“本部”。它外面看是一幢废旧的大楼,里头却暗藏玄机,一个昏暗的大厅连接着数不清的走廊,每一个走廊都很浅,没几步就拐弯拐到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了,像个迷宫。

 

杰诺斯进了屋子,拽下自己的兜帽。大堂阴沉沉的,里头的人一个个面目模糊,跟鬼一样。忽然,近处站在一群人中间的一个高个子向他们走来。

 

King本来站在杰诺斯前头,看到来人伸手挡了一下杰诺斯,像是想把人护在身后,后来又慢慢把手放下来。

“甜心假面。”

“King。”

两人互相点头致意。对面的人穿着黑色皮夹和皮裤,蓝色头发收拾得很漂亮,一张偏白的脸,五官像哪个电影明星。

“哪儿来的小孩。”

King沉默着不说话。

“交给我带吧。”

King紧了紧拳头。

“你知道我们的规矩,我们不会逼迫他的。全看他自己。”

“我觉得我们还是报备一下老大…”

那个好看的男人指了指一直不说话的杰诺斯。

“就他这个招眼的长相,你还想带他在外头争地盘看场子?看看他这样子,也不会打架。你这不是害老大吗?”

King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退开,在这个比他矮一头的男人面前顿时没了气势。他回头抓住杰诺斯的手臂说:“没有人可以逼你,不想做的事不用做,懂吗?”

甜心假面站到了杰诺斯面前。

 

 

 

 

 

4

 

杰诺斯一直觉得自己内在外在分成了两个世界。

 

他的身体和相貌是父母给他,然后他们把他遗弃了。

而他的灵魂是博士给的。

 

因此他不在乎自己的长相。当年他们还有一点闲钱,博士一定要他上学。那些隔壁班的孩子们就全趴在窗户上看他,一排窗户上贴满了圆圆的脸,对着他指指点点,大喊着“外国人”。他自己班上的同学没事也爱盯着他看。所以他不大爱上学,但博士很坚持。

 

甜心假面派的两个小弟为博士找了块墓地,在郊区,坐公交车大概一个小时。其中一个小弟特意陪他去了一次,在山上,风景很好。

 

杰诺斯想,这皮相是他父母的,他们既然不要他,那么这种东西不要也罢。

要是能为博士派上哪怕一点用处,那也不算白生了这样一张脸。

这生意做得不亏。

 

 

 

 

 

 

他穿了一身西装,头上还抹了摩丝。化妆室里穿紧身裤露肚皮的小年轻给他扑了点粉。

会所的包间有水晶吊灯,投下的光线暧昧不明。他头有点晕,往下看,发现自己明明走在雪白的羊绒地毯上,却一步步都踩不实在。

像走在水上。

 

褐色的皮沙发上坐了一个胖胖的老男人,两鬓发白,穿了米色的外头,没扣好,露出里面的毛衣。杰诺斯喉咙发紧。打肚子最底部生出一股生理上的不适。

 

他不知道自己是走到他面前的,只感觉有人像他伸出手来,开始轻轻抚摸他的后脖颈。

毛骨悚然。

他嗓子本来都黏在一起,终于分开:

“我想去上个洗手间。”

 

他在包间反锁的洗手间里拿水冲了三遍脸,手握成拳头,狠狠捶了几下洗手台。

他双手撑在水池边上看着镜子。他想,根本无所谓这又不是我的脸不是我的…

 

 

 

 

 

博士以前和他说过,等你成年了给你买件像样的衣服穿。这么好看一个小伙子,会有多少小女孩排着队要认识你。

那天他是哭着跑回家的。有小女孩说他鞋子好脏,而且鞋带都系不好。当时他们绕着操场在跑圈,他不想往下听,飞快地超过了她。在回家路上他却哭了,越哭越伤心,直直跑向博士的怀里。

 

博士没等到他成年那一天。也没见过他穿这么笔挺的黑西装。

他仿佛在镜子里看到博士站在他身后对他说,我把你养这么大,

可不是为的今天啊。

 

 

 

 

 

外面的男人开始拍门。杰诺斯哆嗦着手指掏出手机。

这是在他和甜心假面离开大堂之前,King偷偷塞给他的。那时King和他靠得很近,嘴上说着要加油啊好好干之类,却往他口袋里塞了部手机。他看着King,King对着他做口型。又伸了一根手指出来。

“1”。

 

杰诺斯一连摁下8个1,又迅速删掉。

外面的人开始喊话。“孩子你好了吗?”

 

杰诺斯狠狠地、长久地摁住1这个键。

屏幕上突然显示快捷拨号。

有人接了。

“喂?”声音清亮而沉稳。

杰诺斯在喘粗气,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怀疑自己可能已经开始情绪崩溃,他身体里好像有火山在爆发。他明明以为自己泪腺已经干了,眼睛却酸得很,都发疼了。

他说:“我干不了。我可以学打架,我可以去拼命,这个我干不了。”

 

对面的人顿了一会儿。

“你在哪个房间?”

他抽着气报了一个号码。

 

几秒后,包间外头响起剧烈的踢门声,那个老头离开了杰诺斯这里,去开门。

杰诺斯听见外面一阵骚动,然后有人迅速拿钥匙开了卫生间的门。

他抬头,只觉得眼前一闪,一个光头走了进来,后面跟了几个工作人员。那个人看了他一会儿,光线通过他锃光瓦亮的脑门反射到杰诺斯眼睛里,他觉得两眼昏花什么也看不见。还没等杰诺斯回过神来,就被走近前来的人一把扯过,跟提小鸡一样。

 

他被拉到门外,包间地上躺着刚刚那个老男人。

他为什么在地上?

“不好意思,”他身边的男人说,“这孩子是跟着我的。”

 



评论(6)

热度(37)